[19:27]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loading——————————————————
[19:27]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我们先做一下回忆
[19:28]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你们战胜了幸运猿酒店的某些醉客,并将他们杀死
[19:28]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一个疑似路人甲的正太发现了血腥的现场,并惊恐的跑开了
[19:29]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你们决定离开是非之地,却又发现马匹全部不见了
[19:29]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在没奈何中,你们只得步行,前往你们的目的地
[19:29]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在宿营中,你们遭受了不知名怪物的袭击
[19:30]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勉强战退了怪物,你们一路狂奔,赶到了一个城镇
[19:30]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你们前面所见过的,红衣主教梅迪亚站在镇门口等待着你们
[19:31]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嗯
[19:31]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那么,你们的行动
[19:32] * 红狼 觉得这一路都很恍惚,现在头脑依旧不清楚,看了看那红衣主教:“……这谁?”
[19:32] * 阿尔瓦 仔细的确认了一番,
[19:33] <阿尔瓦> “应该是主教大人。”
[19:33]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梅迪亚正要笑着说什么,突然脸色一变
[19:33]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你们注意到他的目光直直地看着红狼
[19:34] * 红狼 并不躲避他的目光,思索之前是否见过此人
[19:34] <红狼> .r d+2 回忆
[19:34] 红狼进行回忆检定: d20+2=17+2=19
[19:34]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他摸了摸下巴,很为难地说:“你们居然连不能深夜露营在黑暗中都不知道么……真见鬼……”
[19:35] * moira 一脸茫然
[19:35] * 伊德-红茶 昏沉中
[19:35] <红狼> “抱歉呢,我们是新来的”
[19:35] * 红狼 开始微笑
[19:35] * 阿尔瓦 耸耸肩:“所以你应该为我们活着来到这里感到惊讶。”
[19:36] <阿尔瓦> “而且,”补充道“您派来照顾我们的那两个精灵兄妹似乎很赞同这种露宿野外的做法。”
[19:38]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呀呀,露宿是我们精灵的爱好,而且,吾主会庇护我等不受亡灵的骚扰……”
[19:39] * 阿尔瓦 点点头,“似乎精灵妹妹的身体不太妥,我一路追过来的。”
[19:41]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你们看到他的表情更加难看,“是的,我见到她了,麦迪罗安带她过来了。她的情况比你糟糕得多,所以我们将她转往蒙德利埃德了。”
[19:41]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内维尔听到这话,非常激动,表示要护送妹妹回去
[19:42] * 阿尔瓦 点头:“平安就好,内维尔,你那个坐骑是什么东西?我没听说过跑那么快的生物。”
[19:42]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他表示这个疑问可以讯问梅迪亚
[19:42]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嗯,他和你们告别,然后匆匆忙忙地跑了
[19:43] * 阿尔瓦 心道:“真是物随主人性……”
[19:44] * moira 刚发现红狼似乎有些虚弱,对他拍次级复原术
[19:44] * 红狼 看看茉伊拉小姐:“对了,红茶也需要治疗吧?”
[19:44]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梅迪亚听到这话,走了过来,看了看伊德
[19:45] * moira 顺便查看红茶的情况
[19:45] .r d+12 医疗
[19:45] moira进行医疗检定: d20+12=16+12=28
[19:45]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他皱了皱眉,奇怪地看了看你们
[19:45] <伊德-红茶> .r d+5 意志
[19:45] 伊德-红茶进行意志检定: d20+5=18+5=23
[19:45] * 阿尔瓦 抚摸野牛的脊梁
[19:45]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这个世界果然是很有趣。“
[19:45]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他喃喃地说
[19:46]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然后你们看到他对着伊德施展了一个法术
[19:46]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半身人睁开了眼睛
[19:46] .r d+13 辨识
[19:46] moira进行辨识检定: d20+13=13+13=26
[19:46] <红狼> .r d+8 辨识
[19:46] 红狼进行辨识检定: d20+8=9+8=17
[19:48] * moira 对主教大人微笑表示感谢,同时询问一下是否能帮忙治疗关于红狼受到的损伤
[19:48] * 红狼 过去捏捏半身人的小脸:“还好么?伊德??”
[19:49] <伊德-红茶> “不好
[19:50]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梅迪亚沉吟了下,说:“很抱歉……这种怨念所造成的伤害,我的能力不足以治疗。”
[19:50] <伊德-红茶> “非常不好!我这一身是什么东西
[19:50] * 红狼 微笑:“那些都是细节,你醒过来就好了”
[19:51] * 红狼 听到主教的话,悄悄投去一瞥
[19:51] <红狼> .r d+8 sm
[19:51] 红狼进行sm检定: d20+8=14+8=22
[19:52]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好吧,诸位一路赶来也辛苦了,请先吃点东西吧。”
[19:52] * 伊德-红茶 有了精神“什么吃的啊~
[19:52]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好好休息一下,然后我们在谈。”
[19:53] "那就麻烦您了."
[19:53]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嗯,梅迪亚把你们带到了镇上的一个餐馆
[19:53] <伊德-红茶> 看餐馆名字
[19:53] * 红狼 不动声色的轻轻咳了咳,拉底帽沿跟上去
[19:54]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然后让你们随意点些食物
[19:54]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他警告你们不要点得太多,免得暴饮暴食伤胃
[19:54] * 阿尔瓦 把野牛牵到了马厩
[19:55] * 红狼 要了熏火腿和杂粮面包
[19:55] * moira 点了份轻爽的蔬菜浓汤和面包,当然没有忘记要了一小壶美酒
[19:55] * 阿尔瓦 发现没有马厩,于是让野牛在镇子附近自由活动。
[19:56] * 伊德-红茶 提起饭,有精神多了
[19:56]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嗯
[19:56] * 阿尔瓦 回到餐馆,开始暴饮暴食
[19:56] * 伊德-红茶 走进餐馆
[19:57] * 红狼 边嚼边问:“阿尔瓦,那牛是你的朋友?”
[19:57] * 阿尔瓦 只有点头的份
[19:58] * 红狼 心中暗想是否将来再走到蛮荒之地,这能不能算是备用牛排
[19:58] * moira 觉得仿佛已经很久没有品尝美酒了,决定好好比较一下这一万年的时间中酿酒工艺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19:59] * 伊德-红茶 认为生病更要好好吃
[20:00]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他看到阿尔瓦和伊德的吃法
[20:00]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脸上表情很其他
[20:00]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奇特
[20:00]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你们觉得那应该是一种叫作无可奈何的神色
[20:01]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嗯,你们走出餐馆,天已经蒙蒙黑了
[20:01]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他把你们带到了教会
[20:01] <红狼> “哇……我们竟然吃了一个下午么?”
[20:01] * 伊德-红茶 看这个教会,心里别扭
[20:02] * moira 还在回味刚刚的美酒
[20:02] * 红狼 观察是否有明显圣徽
[20:02]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然后领进了一间横看竖看左看右看都像是密室的房间
[20:03]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嗯,你看到门楣的位置上有圣徽
[20:03] * 阿尔瓦 心不在焉的跟着众人,有点食困
[20:04]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嗯,红狼,强韧
[20:05] <红狼> .r d+8 强韧
[20:05] 红狼进行强韧检定: d20+8=10+8=18
[20:05]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嗯,你觉得身体又是一阵不适,不过仗着身强体壮抵御过去了
[20:06] * 伊德-红茶 心里暗自嘀咕讨厌的圣徽
[20:06] * 红狼 额头微微冒出冷汗,深吸了几口气把虚弱感压下去
[20:07]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梅迪亚看了看红狼,脸上露出了很明显的犹豫的神色
[20:07]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他抓了抓头,突然对外面说:“菲尔,去将德泽贝尔大人请来。”
[20:07] * moira 转过头担心地看了看红狼
[20:07]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你听见外面有声音答应了一声
[20:08] * 阿尔瓦 听到了这个名字食困突然惊醒。
[20:08] * 红狼 听到这个名字,神情一愣
[20:08] * 红狼 马上又看了看红茶
[20:08] <伊德-红茶> “啊?
[20:09] <伊德-红茶> “德泽贝尔?!
[20:08]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然后他转过头,,对你们说:“我不知道是诸位的运气或者是灾祸。
[20:09]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不死君王的地上代言人正停留于此。”
[20:09] * 伊德-红茶 双眼冒光
[20:10] * 红狼 惊讶不已:“……您说的……是真的?”
[20:10] * moira 呆了呆,微笑,小声"对红茶来说似乎是个好消息."
[20:10]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虽然我族不方便去向他请求帮助,但我想诸位是不碍事的。”
[20:10] <伊德-红茶> “在哪?他在哪儿?
[20:10] * 红狼 悄悄回答茉伊拉:“……可这是一万年前啊,他又怎么会认识红茶呢?”
[20:11] * moira 偷笑"我想我们需要相信红茶的实力."
[20:11] * 阿尔瓦 微笑,看着红茶双眼冒光的样子微微摇头
[20:11]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在你们的纷纷议论中,你们听到清晰的脚步声从远到近,在门口停留下了下来
[20:11]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一个清亮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20:12]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七叔,你找我?”
[20:12] * 伊德-红茶 瞪议论纷纷的同伴
[20:12] <伊德-红茶> “七叔……
[20:12] * 红狼 秉住呼吸,拍了拍红茶的肩膀
[20:12] * moira 关注着门口,有些好奇一万年前某人父亲大人的尊容
[20:12]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梅迪亚露出了轻微的尴尬神色,然后回答;“是的,维烈,请进来吧。”
[20:12] * 阿尔瓦 抄着手等好戏开场。
[20:13]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门缓缓地开了
[20:13] * 伊德-红茶 蹭到梅迪亚身边“叔公啊
[20:13] <伊德-红茶> 拍拍他“你怎么早不说自己的身份啊~~~~
[20:14]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你们看到一个面容俊秀,神情柔和的……男童站在门外
[20:14] * moira 虽然没有在喝什么,但还是被呛到了,咳嗽
[20:14] * 伊德-红茶 看看这个门口的,“这是谁?
[20:14] * 阿尔瓦 双眼放光。
[20:14]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嗯,他看到了你们,微微皱起了眉,然后看向梅迪亚
[20:15] * 红狼 面部肌肉抽动了一下,扶在红茶肩膀上的手不由自主的加了一下力道
[20:15]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嗯,阿尔瓦、茉伊拉、红狼可以投一个智力
[20:15] <阿尔瓦> .r d+3 int
[20:15] 阿尔瓦进行int检定: d20+3=3+3=6
[20:15] .r d+3 智力
[20:15] moira进行智力检定: d20+3=18+3=21
[20:16] <红狼> .r d+2
[20:16] 红狼进行检定: d20+2=2+2=4
[20:16]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你们听到两“人”用你们完全听不动的语言交流了起来
[20:16] * 伊德-红茶 还不知道状况,四处看“父亲大人呢?
[20:17]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他们交谈了片刻,正太将目光转向红狼,仔细看了片刻
[20:17]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你们听到他喃喃地说:“很奇怪的谱系……但又确实是……真奇怪……”
[20:18] * moira 对同伴小声"这不就是那个辛运猿里叫救命逃走的小孩么."
[20:18]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然后他做了个手势,红狼你觉得如同一阵清风拂过,驱走了寒气
[20:18] * 红狼 暗想他跑得还真快
[20:18]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身体瞬间恢复了正常
[20:19] * 阿尔瓦 低声:“原来他也有这种时候,我突然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20:19]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虽然茉伊拉这样说,但你们看来看去,都觉得好像不是一个人
[20:19] .r d+13 虽然知道辨识不出什么,但还是下意识
[20:19] * 红狼 有些惊异:“……”
[20:19] moira进行虽然知道辨识不出什么,但还是下意识检定: d20+13=12+13=25
[20:19] *** 维凯尔 将话题改为 '亡者的执念|希-2(con-10)'
[20:19] <伊德-红茶> “啥啥?
[20:19] <伊德-红茶> “你们在说啥?
[20:20] * 红狼 感觉到身上的寒意一扫而空
[20:20] * moira 小声"难怪当时我就觉得他很眼熟……“
[20:20]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那么我告辞了,七叔。”正太向梅迪亚微微躬身,然后掉头向外走去
[20:20] <红狼> “……虽然还不认识,但是请允许我对您的帮助表示谢意”
[20:20] * 红狼 欠身行礼
[20:21] * 红狼 低声自语:“虽然也不算是完全不认识吧……”
[20:21] * moira 看了看红狼的表现,似乎猜到了什么,心想"这可以说是三岁看老么."
[20:22] * 伊德-红茶 看着那男孩走了,还是没反映过来。对着梅迪亚说“叔公,我父亲大人呢?
[20:22]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正太微微回头,看了红狼一眼,微笑着说:“只是缘于我等的互相帮助而已,请不用客气。”
[20:22]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嗯,然后他消失在你们的视线里
[20:22] * 阿尔瓦 微笑着看着红茶,突然想起被困在这个时空又很恼火。
[20:23]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梅迪亚愣了半天,挠了挠头,问伊德:“你……在说什么呢……”
[20:23] * 红狼 同样看向主教大人:“这位是您的侄子?真是少年有成”
[20:23] * moira 看到红茶困惑的样子觉得很有趣
[20:24]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梅迪亚呵呵笑了起来,说:“我可不敢居功,是那位君王调教有方……”
[20:24] <伊德-红茶> “我义父大人就叫维烈·德泽贝尔啊
[20:24] <伊德-红茶> “我的全名是伊德·红茶·德泽贝尔
[20:25] <伊德-红茶> “所以当然叫你叔公啦
[20:25] <伊德-红茶> “不过我义父哪里去了?
[20:25] * 阿尔瓦 听到这里,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20:25] * 红狼 看了看红茶,决定不插话了
[20:25] * 伊德-红茶 四处看“你不是叫他来么
[20:25] * moira 开始看"异世界认亲"大戏
[20:26]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你们仿佛看到梅迪亚一头十字路口的样子
[20:27]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他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脸上的表情渐渐的平缓下来
[20:27]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然后,你们看到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不怀好意的光芒
[20:27] * 伊德-红茶 注意他的表情
[20:28] <红狼> .r d+8 sm
[20:28] 红狼进行sm检定: d20+8=2+8=10
[20:28] * moira 轻轻抖了一下,下意识地退后一小步
[20:28] <伊德-红茶> .r d+7 sm
[20:28] 伊德-红茶进行sm检定: d20+7=13+7=20
[20:29] * 红狼 对这种不阴不阳的笑容感觉毛骨悚然,天啊精灵果然是恐怖的生物
[20:29]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正在这时,你们听到敲门声
[20:29]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然后看到内维尔走了回来
[20:30] * 阿尔瓦 看大家神色有异,不由得紧张起来。
[20:30] * 内维尔 看着这里人怪异的表情,犹豫着没有说话...
[20:30] * 伊德-红茶 奇怪,这人笑的怎么这么怪
[20:31] * 红狼 借机转移话题:“……嗯,主教大人,现在能说说特意要我们来这个地方是为了什么么?”
[20:31]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呀呀,维烈的儿子么……真是个可爱的孩子。”
[20:31] * moira 对内维尔点点头,继续关注主教大人
[20:31]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没想到小维烈居然有个比他还高的孩子了,这个世界真奇妙啊。”
[20:31] * 红狼 心中一沉:糟了,这家伙看上红茶了么……
[20:32] <伊德-红茶> 有点不高兴“这有啥子奇妙的……
[20:32]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嗬嗬,奇妙的很。”
[20:32] * moira 又小小抖了一下,开始感慨拟制血亲血缘的相同性,连语气都很相像.
[20:32]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他笑得越法诡异
[20:33]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好了,小家伙,你还会见到他的。现在来说正事。”
[20:33] <伊德-红茶> “我们又不是这个地方的,我是一万年后的半身人~~~~~~~
[20:33] * 红狼 礼貌的向内维尔点头:“舍妹还好么?已经脱离危险了?”
[20:33] <伊德-红茶> “一点也不奇妙,这都是吾主的旨意
[20:34] <内维尔> “谢谢,我想她应该不会有事。”
[20:35]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那就更加奇妙了,我不知道维烈的眼光居然如此特别,会喜欢半身人……”
[20:36] * 阿尔瓦 站在旁边看事情会向什么方向发展,顺便诅咒着奥克斯。
[20:36] * moira 嘴角开始抽搐,提醒道"主教大人,您所谓的正事……”
[20:37] * 红狼 退远了些看红茶与主教拌嘴,心里琢磨他什么时候开始说正事
[20:37]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梅迪亚咳了一声,神色恢复了正经
[20:38]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他沉默了下,似乎在组织语言,然后很认真地说:“不管诸位是出于自愿或者被迫,终究是经过时光旅途的旅者。”
[20:39] * 内维尔 把注意力移回主教身上
[20:39] * 红狼 经由这么一提又想起了万恶的始作俑者,咒骂了一下奥克斯
[20:39]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我们这个年代,尚且相信,经受过时光之河的洗礼,必然拥有幸运女神的眷顾。”
[20:40]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在提出我的请求之前,我想先为诸位讲解一下这个时代。”
[20:41] * moira 点点头,一副专心聆听的样子
[20:42]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从那位带着诸位穿越时空的龙族的只言片语中,我相信不久的将来,也许会发生一场灾难。”
[20:43]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他将它称为第二次大灾变。那么,必然是和第一次大灾变同等规模甚至更加恐怖的灾难。”
[20:43] * 阿尔瓦 脱口而出:“独眼龙么?!”
[20:43]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在大约一万年前,诸神造物之初
[20:43] * 红狼 听到龙族二字觉得眼前一黑,随即更加咬牙切齿
[20:43]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请不要打断。谢谢。”
[20:44]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梅迪亚露出了责备的神色
[20:44] <伊德-红茶> “龙族?奥克斯?
[20:44] <伊德-红茶> “那家伙是龙?
[20:44]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他索性停了下来
[20:44] <伊德-红茶> “真没看出来,他总是惨兮兮的
[20:44] * 内维尔 讨厌历史课,开始靠在墙壁上打哈欠
[20:45] <伊德-红茶> “叔公您继续说,不用在意我
[20:45]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如果诸位对你们的同伴更感兴趣,那么你们可以先讨论一阵。”
[20:45]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他等了你们一会,又继续说道
[20:46]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在大约一万年之前,诸神造物之初,曾经爆发过一次大灾变。”
[20:47]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魔族和神族之间的战争导致了主物质界崩溃,至少74个位面被卷进了这场恐怖的灾难中。”
[20:48] * 红狼 觉得眼前这个淘淘不觉说教的家伙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20:48] * 内维尔 为了打发时间一般的开始四处观望
[20:48] * 阿尔瓦 考虑要不要变成蛇溜出去
[20:49]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生命在这样的威能面前无比渺小,所有存在的,不存在的,都只剩下祈祷。”
[20:49]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他的神情突然恍惚了下,停住了
[20:50]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过了片刻,他有些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好像有些偏题了。”
[20:50]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总之,那是一场几乎将世界毁灭的灾难
[20:50] * moira 认真地听着关于一万年前的历史,听到主教的道歉,脸上露出了有些惋惜的神情
[20:50] * 红狼 在快要睡着的时候听到他闭嘴了,于是出于礼貌强打起精神
[20:50]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而让我们感觉不安的是,最近魔族和神族,又有再次爆发战争的倾向。”
[20:51] * 内维尔 偷偷的把剩下的哈欠咽下去,歪了歪僵硬的脖子
[20:52]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我询问过诸位的那位友伴,但他表示他的存在已经使天平发生了倾斜,他不能再往一端加重砝码。”
[20:52] * 伊德-红茶 哈欠
[20:52] <红狼> “……茉伊拉小姐,你记得在咱们的时代,有这样的一万年前的灾变传说么?”
[20:53]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而以我的眼光来看,诸位对于这件事,似乎并没有什么可以帮上忙的。”
[20:53]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梅迪亚露出了惋惜的神色,“不过,我想诸位也许可以协助维烈处理另一件事情。”
[20:54] * moira 认真回忆自己所知道的灾变传说
[20:54] * 伊德-红茶 听到义父的名字,立起耳朵“什么事
[20:55] * moira 茫然
[20:56]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他摸了摸下巴,很无奈地说:“亡灵暴乱的事情,说起来不知道那顶上那群家伙是怎么想的……既然审判者都已承认亡灵是一种存在,那么如此抹杀又和杀戮有什么区别呢。”
[20:57]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如何?诸位是否有兴趣和亡灵打打交道?你们会发现,其实他们有时候也是挺可爱的。”
[20:57] * 红狼 叹了口气“好吧,长话短说……您希望我们做些什么?”
[20:57] * 阿尔瓦 听得一头雾水,“那么我们能帮什么忙?”
[20:57] * 内维尔 小声重复:“亡灵?”
[20:57] <伊德-红茶> “他们当然可爱啦,和我们没啥不同
[20:58] <红狼> “……我们现在留在这里,也没有放弃过寻找回去的方法,所以如果要帮忙的话……我想您明白我的意思”
[20:59]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梅迪亚的神色瞬间严肃了,他说:“是这样,维烈发现最近有些死灵师为了探究重新成为人类的方法,用各种残酷的手段杀害人类,将他们变为亡灵然后进行各种试验。”
[21:00] * moira 突然想起了在幸运猿发生的事,忍不住看了同伴一眼
[21:00] * 阿尔瓦 不解,“为什么不直接用不死生物?”
[21:00] * 内维尔 忍不住吐了吐舌头...
[21:01] * 红狼 喃喃道:“所以说这些家伙的头脑都不正常……包括某个害我们落到这步田地的老橘子”
[21:01] * 伊德-红茶 面无表情
[21:01]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但是,那位君主最近忙着斡旋魔族和神族之间一触即发的局势,没空来管这样的小事。”
[21:02]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他迟疑了下,说:“我不知道你们的世界是怎么样的,但在这个时代,不死生物是很稀罕的。那位君主的信徒安抚已死者,让他们的灵魂归于安宁。”
[21:03] * 伊德-红茶 眨巴眼
[21:03] <阿尔瓦> “万年后的世界,不死生物也有自己的国度了……”
[21:04]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但最近不死生物的数量明显升高。而且由于顶上那些脑壳坏掉的家伙的一些做法和出于对可能到来的战争的戒备,许多死灵师被调回了影域。”
[21:04] * 内维尔 还从没有见过不死生物,感兴趣的看像了阿尔瓦
[21:06]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虽然维烈本身不在意,按照道理来说他们也不敢冒犯那位君主的威严,但我总觉得,作为一个长辈,看着这样一个孩子去处理这样一群丧心病狂的人办出的事情总是有些不安。”
[21:06] <红狼> “……所以呢?”
[21:06]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同样由于顶上那些脑壳坏掉的家伙,我不方便直接提供协助。”
[21:07] * moira 虽然很清楚,还是很难把某位帮助过自己的某人父亲大人和'孩子'这种字眼联系起来
[21:07]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够协助维烈,将这些家伙揪出来。”
[21:07]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具体的处置,我想那位君王还是能抽出空来的。”
[21:08] <伊德-红茶> “帮助父亲大人干活么?我很乐意~~
[21:08] * 红狼 看着红茶吐吐舌头:“我都不敢相信自己有能力去给你的义父大人帮忙”
[21:09] <伊德-红茶> “吾主最近不知道好么
[21:09]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报酬么。”他摸了摸下巴,“我想诸位解决了这件事情,也就可以回家了。”
[21:09] * 阿尔瓦 点头:“既然是帮红茶义父的忙,这没问题,反正多年后我们会欠他一个人情。”
[21:09] * moira 点点头"虽然我很怀疑自己是否能帮上忙,但是如果对方是红茶义父的话,这个忙我是一定要帮的."
[21:10] * 红狼 同样点点头:“德泽贝尔大人的话,我想是值得信任的”
[21:10]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我很高兴看到他的人缘这么好。”
[21:10]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梅迪亚笑了起来
[21:10] * 内维尔 虽然有些惋惜,但听着他们的对话觉得自己的任务也到此为止了,思考着怎么样回去陪希雅...
[21:12]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他瞥了眼内维尔,说:“我已经和维烈说过了,你作为神圣骑士团的代表参与这次行动,具体的事情,他会交待的。”
[21:12]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如果希雅康复,我会让她回来帮你们的。”
[21:12]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现在,诸位是不是需要先睡一觉?”
[21:13] * 红狼 笑着看了看红茶:“……还是吃宵夜呢?”
[21:14] * 内维尔 想着希雅,有些犹豫的还是点了点头
[21:14] <阿尔瓦> “休息吧,毕竟一路赶过来没怎么能好好休息。”
[21:14] * 伊德-红茶 挠挠自己的胳膊,“我这一身红点怎么办
[21:15]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梅迪亚嘿嘿笑了起来,说:“你去问维烈吧。”
[21:15] * moira 犹豫了下,对主教大人"请问主教大人能替我准备西拉姆大人或者梅蒂斯大人的圣徽吗?上次的骑士大人似乎搞错了."
[21:16] <伊德-红茶> “可是我没看到义父啊
[21:16] * 伊德-红茶 烦恼
[21:16] * 红狼 听到圣徽二字忽然收敛了笑容,看了看茉伊拉,没说什么
[21:16]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你连圣徽也能丢了么……”
[21:16] * 内维尔 突然有些发呆,皱着眉站在一边,说实话并不想卷进麻烦事里
[21:16] * 伊德-红茶 转硬币,看有反应没
[21:16]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梅迪亚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21:16]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他迟疑了下,从衣服里摸出了一枚金色的圣徽
[21:17]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有些肉疼得交给茉伊拉
[21:17] * moira 苦笑"一言难尽,虽然事出突然,但确实是我学艺不精."
[21:17]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好好保管,不要再丢了。”
[21:17] * moira 道谢并接过
[21:18] * 阿尔瓦 抚摸着自己的槲寄生,心道:“茉伊拉果然不一般……”
[21:18]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他挥挥手说不用客气
[21:18]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然后让你们去休息了
[21:18] * 伊德-红茶 半天硬币也没反应,叹气,收起来
[21:19] <伊德-红茶> “睡觉去!
[21:19] * 红狼 等主教大人离开后,小声地问茉伊拉:“茉伊拉小姐,有事情向你请教呢”
[21:19] * moira 找房间休息去
[21:19] * moira 止步"请问是什么事?"
[21:19] <红狼> “……金瑾花的标记,你知道是什么教派么?”
[21:20] * 内维尔 被红茶的声音吓了一跳,反映过来就去寻找房间
[21:20] * 红狼 力所能及的一边描述一边比划了一下
[21:20] * moira 想象着红狼的描述回忆
[21:22] * 红狼 忽然注意到茉伊拉的盔甲上浅浅的浮刻
[21:22] * moira 茫然地指指身上的盔甲"是这个标记么?"
[21:23] * 红狼 盯着那标记,轻轻点了下头
[21:23] <红狼> “原来……”
[21:25] * moira 疑惑地看了看红狼"请问……你是发现了什么么?"
[21:25] * 阿尔瓦 听到这里点点头:“那么还是把这个花纹遮上的好,按我的经验,没有颜色比较安全。”
[21:25] * 红狼 恢复了微笑:“唔,没什么了……晚安茉伊拉小姐,好好休息”
[21:25] * moira 困惑地和红狼道晚安,回房间休息
[21:26] * 红狼 微笑着摇摇头,瞥向内维尔的目光却没有笑意:“没什么……”
[21:26] * 内维尔 回头看了眼红狼,只是疑惑但并没有在意...
[21:26] * 伊德-红茶 自顾自的去找地方睡觉
[21:27]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嗯,那么你们各自进入房间睡眠
[21:27]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由于一路的困倦,你们很快睡着了
[21:28]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新的一天,又将是怎么样的呢?
[21:28] <维凯尔> 万恶的DM SAYS: ——————————————————saving————————————————————

創作者介紹

DDDD

seg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