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8] <暮挽> [夜之冥子] - - - - - - 秘道大冒险?离家出走大作战!开始! - - - - - - -
[12:38] <暮挽> [夜之冥子] 那混乱的一天,
[12:39] <暮挽> [夜之冥子] 终于在内维尔一人吃掉所有的食物作为完满的终结了。
[12:40] <暮挽> [夜之冥子] 当内维尔从希雅的房间里拿回几天前不见的数本书之后,
[12:40] <暮挽> [夜之冥子] 他突然想起今天白天似乎遇到一个叫做暮挽·尘居的家伙。
[12:41] <暮挽> [夜之冥子] 但是,内维尔似乎在家里再没有看见那人的踪影。
[12:42] * 内维尔 头痛叹气:“那个人就算一辈子也别再遇上说不定也是一件好事。”
[12:43] * 内维尔 于是把书带回房间,边走边看:“这些都是哪里的书呢?”
[12:43] <暮挽> [夜之冥子] [似乎是亚微大图书馆的书]
[12:44] * 内维尔 看着书,犹豫念叨:“应该现在不在了吧。”
[12:44] <暮挽> [夜之冥子] 房间里,一片狼籍,东西被翻到四周都是。
[12:45] * 内维尔 黑线,只好开始慢慢整理东西
[12:46] * 内维尔 把书放到一边,察看哪些东西被动过了...
[12:46] <暮挽> [夜之冥子] 你发现,一些纪录日常本子不见了。
[12:47] <内维尔> “这回又放到哪里去了?”
[12:48] * 内维尔 蹲在地上把头发全部向后拢去,开始想那小家伙最可能把东西藏到哪...
[12:48] <暮挽> [夜之冥子] 按你过往的经验,最大的可能是在后花园的树丛里。
[12:49] * 内维尔 摇头,先把散落在地上的东西放回原处...
[12:50] * 内维尔 然后把图书馆的书放到一边的桌子上,然后去后花园找回失物...
[12:51] <暮挽> [夜之冥子] 当你来到后花园的时候,你看见有一只白色的鸽子在你的头顶上徘徊中
[12:52] * 内维尔 无视鸽子,去翻找树丛...
[12:52] <暮挽> [夜之冥子] 那些散落于四处的本子,你终于都搜了出来。
[12:53] <暮挽> [夜之冥子] 但那只鸽子仍在你的身旁飞着
[12:53] * 内维尔 黑线,没心情理那只奇怪的鸟,打算回房间...
[12:54] <暮挽> [夜之冥子] 那只鸽子就一直跟在你的身后。
[12:54] * 内维尔 回头看鸽子,小声年:“怎么,我身上有什么吃的东西吗?”
[12:55] <暮挽> [夜之冥子] 那只鸽子停在了你的手上,迅速地幻化成一只纸鹤。
[12:55] <暮挽> [夜之冥子] 你认真地看着,发现似乎是一张写满字的字条折成的。
[12:56] * 内维尔 把本子夹在腋下,腾出手拆开纸条
[12:58] * 内维尔 察看内容
[12:59] <暮挽> [夜之冥子] 上面写着“明日凌晨,广场喷泉边,不见不散。要事,自由攸关。”
[12:59] * 内维尔 扶正夹好的书,翻找署名...
[13:00] <暮挽> [夜之冥子] 背后写着,“汝之密友”。
[13:01] * 内维尔 黑线...
[13:01] * 内维尔 把纸条捏成一团塞进口袋:“什么密友...还事关自由。”
[13:02] * 内维尔 先把本子带回房间
[13:02] <暮挽> [夜之冥子] 于是,你回到房间。
[13:02] <暮挽> [夜之冥子] 或许,希雅已经入睡了。房间没有被再次翻转。
[13:03] * 内维尔 一边还原,一边思考是不是该给房门加个锁
[13:04] <暮挽> [夜之冥子] 你整理好了房间就安眠了。
[13:05] <暮挽> [夜之冥子] 而第二天,
[13:05] <暮挽> [夜之冥子] 很快就到来。
[13:05] <暮挽> [夜之冥子] 一清早,你便很自然地醒过来。
[13:06] <暮挽> [夜之冥子] 透过春季的窗帘,
[13:06] * 内维尔 可能是遗传原因,虽然很自然的清醒,但是思维依然不是很明晰...
[13:06] <暮挽> [夜之冥子] 外面的天空仍未完全地亮了起来。
[13:06] <暮挽> [夜之冥子] 片片鱼鳞般的云彩被朝日点燃了起来。
[13:07] * 内维尔 坐直在床上,哈欠
[13:07] <暮挽> [夜之冥子] 虽然没有困意,但你仍想多躺一会儿。
[13:08] <暮挽> [夜之冥子] 房外,很安静。
[13:08] * 内维尔 懒洋洋的靠在床头打瞌睡
[13:08] <暮挽> [夜之冥子] 看来大部分的人都没有起来。
[13:08] <暮挽> [夜之冥子] “咚咚……咚咚……咚咚”
[13:09] <暮挽> [夜之冥子] 落地窗发出被敲击的声响。
[13:09] * 内维尔 迷糊:“近来...门还没来的急加锁....”
[13:10] <暮挽> [夜之冥子] “咚咚……咚咚……咚咚”
[13:10] <暮挽> [夜之冥子] 声音继续这么响着
[13:10] * 内维尔 于是才发现是窗户在响,蠕动着去开窗:“哪位?[哈欠]”
[13:11] <暮挽> [夜之冥子] 你看见是一只白色的鸽子,看起来跟昨晚那只类同。
[13:11] * 内维尔 清醒了一点,犹豫中伸出手
[13:12] <暮挽> [夜之冥子] 你推开了窗户,那鸽子在你的手中又变成了一张纸条了。
[13:12] * 内维尔 扑在窗台上,拆纸条
[13:14] <暮挽> [夜之冥子] “广场等你有一个小时了。出来吧!你就可以触摸自由了!”
[13:14] * 内维尔 想起母亲的话:“这可是没钱的自由...”
[13:14] <内维尔> “不过,也难为他等那么久了...”
[13:15] * 内维尔 于是缓慢整理行装,打算去看看
[13:16] <暮挽> [夜之冥子] 出了房门,走廊上依稀可见几个早班的仆人。
[13:17] <暮挽> [夜之冥子] 在父母房门外仍站立着的守卫,似乎正宣示着他们的主人还在安睡之中。
[13:17] * 内维尔 一边走一边从口袋里摸出纸条:“广场喷泉么...”
[13:18] <暮挽> [夜之冥子] 一个走过你身旁的女仆轻轻地朝你鞠躬,“内维尔殿下您早。”
[13:18] * 内维尔 压住哈欠:“嗯...早上好。”
[13:19] <暮挽> [夜之冥子] 她说完,就红着脸小步跑开了。
[13:19] * 内维尔 迷茫的扫了一眼跑开的女仆:“......我做了什么么...”
[13:20] * 内维尔 耸肩,惦记着早饭:“快去快回好了...”
[13:21] <暮挽> [夜之冥子] “吾友,你受欢迎呀……”你听到背后传来模糊的声音。
[13:21] * 内维尔 吓了一条,猛地转身看
[13:22] <暮挽> [夜之冥子] 你一回头就看见,一位穿着紫长袍的黑发少年。
[13:22] * 内维尔 犹豫了一下:“你是谁啊?”
[13:23] <暮挽> [夜之冥子] 他半张着眼睛,口里叼着半块面包,手里还拿着杯紫色的液体。
[13:23] * 内维尔 思考家里最近有来这样的客人吗...
[13:23] <暮挽> [夜之冥子] 他突然被你问得停下了一切动作。
[13:24] <暮挽> [夜之冥子] “啊……居然这么快就忘记了一生里最好的密友了呀……”
[13:24] * 内维尔 继续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人:“我有那种东西吗...”
[13:25] * 内维尔 早上反应比较慢...
[13:26] <暮挽> [夜之冥子] 他神情黯然地一口吞掉那面包,并且一口气地喝光那杯液体,“啊……这世道中的人呀……”
[13:26] * 内维尔 反应过来:“你怎么进来的?!”
[13:26] <暮挽> [夜之冥子] 转头就朝庭院外走去。
[13:26] <暮挽> [夜之冥子] “诶?”
[13:27] <暮挽> [夜之冥子] 他用书本搔着长发,模糊地说着,“正门吧?”
[13:27] * 内维尔 抓住要走的人:“我想起来了,你不是说在广场吗?那些守卫都白干了吗?”
[13:27] * 内维尔 后面那句是心理话不小心说出来了..
[13:28] <暮挽> [夜之冥子] “我等了两个小时就跑过来了呀……”
[13:28] <暮挽> [夜之冥子] 他说着,指着地面,“是下面的正门。”
[13:29] * 内维尔 惊讶:“下面的?”
[13:29] <暮挽> [夜之冥子] “嘛……多亏那些酒……”
[13:30] * 内维尔 想起昨天早上的事:“好走不送了....”
[13:30] <暮挽> [夜之冥子] 暮挽说着这句话的时候,目光斜视路旁的景色。
[13:30] <暮挽> [夜之冥子] “喂喂……”
[13:30] * 内维尔 觉得事情解决了,打算去吃早饭...
[13:31] <暮挽> [夜之冥子] “想不想自由地穿梭这个城市?”
[13:31] <暮挽> [夜之冥子] “不被任何的守卫看到?”
[13:31] * 内维尔 不想跟这个让自己背黑锅的家伙说话,加快脚步:“不,最近不想...”
[13:33] <暮挽> [夜之冥子] “听说最近某人要过无钱的日子……”
[13:34] <暮挽> [夜之冥子] “听说……有好一段时间不能出皇城……”
[13:34] * 内维尔 停住脚步看不远处的木碗,皱眉:“那又怎么了?”
[13:34] <暮挽> [夜之冥子] “听说……这段时间内……有好几场艺术展演……”
[13:34] <内维尔> “艺术展演?”
[13:35] <暮挽> [夜之冥子] “听说……艾罗尼球场……这个月之内还有两场球赛……”
[13:35] * 内维尔 在动摇:“球...赛吗...”
[13:36] <暮挽> [夜之冥子] “嘛……还听说……外城北区新开了一家食馆,这周开张免费……”
[13:36] <暮挽> [夜之冥子] “我呀,还听说……”
[13:36] * 内维尔 自暴自弃,走到木碗旁边打断他的话:“够了。”
[13:37] * 内维尔 深吸一口气:“说吧,什么地下的门。”
[13:37] <暮挽> [夜之冥子] 暮挽说着,以神秘的笑容看着内维尔,“呵呵……”
[13:37] <暮挽> [夜之冥子] “嘛……”
[13:38] <暮挽> [夜之冥子] “你不是说……”
[13:38] <暮挽> [夜之冥子] 他用手捅了你几下
[13:39] * 内维尔 皱眉,挡下对方的手:“说什么?”
[13:39] <暮挽> [夜之冥子] 暮挽用书挡住自己的嘴巴,向后花园走去。
[13:40] * 内维尔 无奈的跟上。
[13:42] <暮挽> [夜之冥子] “你不带点防身的东西么?”
[13:42] * 内维尔 耸肩:“你等下我好了。”
[13:43] * 内维尔 回房间拿齐装备...
[13:43] <暮挽> [夜之冥子] “房间还真整洁呀……”
[13:43] <内维尔> “整洁[是需要保持的]啊...”
[13:43] * 内维尔 叹气
[13:44] <暮挽> [夜之冥子] “哇……那几本书,我似乎还没有看过呢。”
[13:44] * 内维尔 拿上剑,然后把人拖出房间:“我房间的东西最好别动。”
[13:45] <暮挽> [夜之冥子] “等~~~袍子乱了呀!”
[13:46] <暮挽> [夜之冥子] 当你看见远远地有位女仆走过的时候,被你拖动着的暮挽这么说着。
[13:46] * 内维尔 不想被人看见,停下等某人整理袍子
[13:46] <内维尔> “好了?”
[13:47] <暮挽> [夜之冥子] “等~~~我过去跟那些可爱的小猫咪打声招呼。”他整理着袍子,脚就向那边踱去。
[13:48] * 内维尔 确定他整理过袍子后抓住木碗3倍速走去后花园...
[13:48] <暮挽> [夜之冥子] “啊,我的仪态呀……”
[13:48] * 内维尔 边走边说:“别当心你还有文学上的修饰呢...”
[13:49] <内维尔> [担心
[13:49] * 内维尔 边走边说:“别担心,你不是还有文学上的修饰么...”
[13:49] <暮挽> [夜之冥子] 你们来到的后花园,
[13:50] * 内维尔 放下某人,站在一边等待
[13:50] <暮挽> [夜之冥子] 暮挽飘到院子中最粗的那棵树的下面。
[13:51] * 内维尔 跟上去看...
[13:51] <暮挽> [夜之冥子] 他绕着树走了一周,并且错落有致地拍打着树表。
[13:52] <暮挽> [夜之冥子] 当你跟上去看时,你看见暮挽停在一条树的裂缝前。
[13:52] <暮挽> [夜之冥子] “看,秘密的入口。”
[13:53] <内维尔> “入口...?”
[13:53] <暮挽> [夜之冥子] “里面或许还埋藏着远古的大宝藏呢。”
[13:53] * 内维尔 接近察看
[13:54] <暮挽> [夜之冥子] 裂缝并不算宽,一个成年人必须要侧着身子才能勉强地挤进去。
[13:54] * 内维尔 扶住树,向里面看...
[13:54] <暮挽> [夜之冥子] “还等什么呀,吾友?自由在里呼唤着你了。”
[13:55] <暮挽> [夜之冥子] 暮挽指着里面。
[13:55] * 内维尔 犹豫:“你先进去吧...”
[13:55] <暮挽> [夜之冥子] [里面没有光,一片漆黑,不过你感觉到有风扑面]
[13:56] <暮挽> [夜之冥子] “我在这里给你把风!”
[13:56] * 内维尔 叹了口气,还是向里面挤去...
[13:57] <暮挽> [夜之冥子] “小心呀,别弄脏了衣服。”
[13:57] <暮挽> [夜之冥子] 你听到外面的声音越来越模糊,
[13:57] * 内维尔 “怎么可能...”然后小声:“这个时候,仪表的问题先放放好了。”
[13:58] <暮挽> [夜之冥子] 你艰难地用力往里面钻
[13:58] <暮挽> [夜之冥子] 终于,你突然觉得前面的空间一放宽。
[13:59] * 内维尔 踉跄了一下,站到了空旷的地方
[13:59] <暮挽> [夜之冥子] 此时,你的眼前突然飘舞出几个光球,“吾友,你还真慢呀……”
[14:00] * 内维尔 呆了一下,叹气:“看来不止那一条路吧...”
[14:00] <暮挽> [夜之冥子] 你发现,暮挽已经站在正中央等着你了。
[14:00] <暮挽> [夜之冥子] 他指着头顶的方向
[14:01] * 内维尔 看向上方
[14:01] <暮挽> [夜之冥子] 几根粗壮的树藤从中空的树干上垂了下来。
[14:02] <暮挽> [夜之冥子] 依稀的,头顶有一小块透进阳光的树“窗”。
[14:02] * 内维尔 看了看树藤,既然都跟着来来了,也就没说什么...
[14:02] <暮挽> [夜之冥子] 暮挽跪了下去,拨开了地面的树叶。
[14:03] <暮挽> [夜之冥子] 你居然看到泥巴的土地上有一块明显的石板。
[14:03] * 内维尔 到木碗旁边蹲下,察看石板
[14:03] <暮挽> [夜之冥子] 从腐蚀的程度来说,已经有一段很久远的岁月了。
[14:04] <暮挽> [夜之冥子] “就是在这里了,准备好了么?”
[14:04] * 内维尔 不可知否的耸肩,示意可以了
[14:06] <暮挽> [夜之冥子] 他拉开了石板,下面果然有一条往下延伸的阶梯。
[14:07] <暮挽> [夜之冥子] 在光的照耀下,石阶有一段日子没有人走动过了
[14:07] * 内维尔 看着阶梯:“这可不是什么自然形成的地方....”
[14:07] <暮挽> [夜之冥子] 上面,铺着一层灰白的尘土。
[14:08] <暮挽> [夜之冥子] “似乎是人工的。”
[14:08] <内维尔> “可是,是谁做的?”
[14:09] <暮挽> [夜之冥子] “不知道……”
[14:09] * 内维尔 惊讶了一下:“不知道?”
[14:09] <暮挽> [夜之冥子] “图书馆记载这些秘道的地图也有法者之年那么久远了。”
[14:10] * 内维尔 咂舌:“说不定你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呢....”
[14:10] <暮挽> [夜之冥子] 暮挽拿出一大叠大大小小的纸张,默默地念着,“……从树之心一直向大地之心走去……”
[14:11] <暮挽> [夜之冥子] “似乎是了,我们进去吧。”
[14:11] * 内维尔 于是小心的踏出第一步:“嗯...”
[14:12] <暮挽> [夜之冥子] 几个小光点飘舞在你们的前方,
[14:12] <暮挽> [夜之冥子] 阶梯看上去是一直朝下延伸。
[14:13] <暮挽> [夜之冥子] 走在你背后的暮挽在你们走进去之后,就把那块石板拉回了原位了。
[14:14] <内维尔> “喂喂,不会就真的这么走到地心里去了吧?”
[14:14] * 内维尔 看着深入黑暗中的阶梯,半开玩笑的说
[14:14] <暮挽> [夜之冥子] “谁知道,我也是第一才来呀。”
[14:14] <内维尔> “你第一次来?”
[14:15] <暮挽> [夜之冥子] “恩……”
[14:15] <内维尔> “那你说的从下面们的进来是怎么回事?”
[14:15] <暮挽> [夜之冥子] 暮挽低着头一直在看着那堆纸张。
[14:15] * 内维尔 有不好的预感
[14:16] <暮挽> [夜之冥子] “我昨晚都没走。”
[14:16] * 内维尔 黑线
[14:16] * 内维尔 抓头发:“随便你吧,那个以后再说好了。”
[14:17] <内维尔> “接下来是这里的问题,天知道这么久远隧道里到底会长出什么来。”
[14:17] <暮挽> [夜之冥子] 暮挽抬起头,“幽明之水,指向凡世,天界与冥府之路。”
[14:17] <暮挽> [夜之冥子] “好饶口的文字呀。”
[14:18] <内维尔> “绕口的文字,总会有它的什么意义的。”
[14:19] <暮挽> [夜之冥子] “看起来是很完整的古之民语。”他把最上面的一张纸递给了你看。
[14:19] * 内维尔 接过,接着微弱的光看:“前人们的爱好就是打哑谜不是么?”
[14:21] <暮挽> [夜之冥子] “……树之心,直向,大地之心,走……尽头……交织的阶梯……”你看见上面有这么几个你认识的字。
[14:22] <内维尔> “只是单字要解读太困难了。”
[14:23] <暮挽> [夜之冥子] 大概走了进来5分钟左右,阶梯开始呈回转向下的姿态。
[14:23] <暮挽> [夜之冥子] 没过多久,一扇石门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14:25] * 内维尔 用剑柄敲打石门:“关着呢,书上有写什么吗?”
[14:25] <暮挽> [夜之冥子] 门上,有许多花的刻纹。
[14:26] <暮挽> [夜之冥子] “没,应该是所说的尽头吧?”
[14:26] <暮挽> [夜之冥子] “不过门似乎很厚呀。”
[14:26] * 内维尔 皱眉看门,察看上面的花纹
[14:27] <暮挽> [夜之冥子] 暮挽空出来的手推了下门。
[14:27] <暮挽> [夜之冥子] 花纹成12螺旋的形态分布在门的表面,
[14:28] <暮挽> [夜之冥子] 它们缠绕于一起的地方,却有一只瞳孔。
[14:29] * 内维尔 看向那个可以的瞳孔
[14:29] <内维尔> [可疑- -
[14:30] <暮挽> [夜之冥子] 你觉得外形跟人的眼睛一样,但是圆球形而非椭圆状
[14:32] * 内维尔 先尝试着推一下门
[14:32] <暮挽> [夜之冥子] “门好重呀,我推这边,你推那边。”暮挽指着说
[14:32] * 内维尔 于是动手
[14:33] <暮挽> [夜之冥子] 门发出“轰轰轰……”的声音,感觉慢慢地朝后推去。
[14:34] * 内维尔 站会门口,拍手上的灰尘:“意外的容易呢...”
[14:34] <暮挽> [夜之冥子] “轰隆!”
[14:34] <暮挽> [夜之冥子] 门被推开了
[14:34] <内维尔> [- -于是卡掉
[14:35] <暮挽> [夜之冥子] 与外面不同的是,
[14:35] <暮挽> [夜之冥子] 门后,到底都散发着幽幽的蓝光
[14:36] <暮挽> [夜之冥子] 一条允许两人通过的路,悬在半空之上
[14:36] * 内维尔 回头再看了一眼瞳孔
[14:36] <暮挽> [夜之冥子] 而下面,是看不到底的黑暗。
[14:37] <暮挽> [夜之冥子] 由于门被推开,那瞳孔也被分成了两半。
[14:38] * 内维尔 非常不喜欢脚不沾地的感觉:“要过去吗?”
[14:39] <暮挽> [夜之冥子] 在更前的地方,隐约的可见空间交错的阶梯和走道。
[14:39] <暮挽> [夜之冥子] “嘛,这个才算是探险么……”暮挽说着,自己就先往前走了。
[14:39] * 内维尔 叹气:“在这里迷路的话可没人救的了我们。”
[14:40] * 内维尔 只好跟上
[14:41] <暮挽> [夜之冥子] “看似往上的路通向深渊,看似朝下的路指向星空。”
[14:42] <内维尔> “照他这么说,其实不管哪头,我都不想去。”
[14:42] <暮挽> [夜之冥子] “不过,这里所说的幽明之水是指哪里?”
[14:42] * 内维尔 蹲下,小心的向下面望
[14:43] <暮挽> [夜之冥子] 一潭漆黑。
[14:43] <暮挽> [夜之冥子] “哇!”
[14:43] <暮挽> [夜之冥子] 在你看的时候,突然背后一声大叫
[14:43] * 内维尔 忙回头
[14:44] <暮挽> [夜之冥子] 你看见暮挽正忙着做一个看起来很正常的鬼脸。
[14:44] * 内维尔 黑线,敲打对方的头
[14:44] <暮挽> [夜之冥子] “疼呀……”
[14:44] <内维尔> “你是小鬼么?”
[14:45] <暮挽> [夜之冥子] “只不过突然想耍一下……”
[14:45] <暮挽> [夜之冥子] “那么,朝下,还是朝上?”
[14:46] <暮挽> [夜之冥子] “不过似乎还有向前的路呀……”
[14:46] * 内维尔 叹气:“随便选一条吧,不管是深渊或者星空,都是未知的路,对于我们来说没什么区别。”
[14:47] * 内维尔 似乎猜到了木碗要拖自己来得原因了,还是叹气,只是什么都不说...
[14:47] <暮挽> [夜之冥子] “不过我所有地方都想去呀……”暮挽嘀咕着,朝前走。
[14:48] * 内维尔 跟上
[14:49] <暮挽> [夜之冥子] 你们的脚步声在这个空旷的地方回荡着,
[14:50] <暮挽> [夜之冥子] 你总觉得不只两个人的脚步声,不单两个人的呼吸声,甚至还有人的笑声。
[14:51] <暮挽> [夜之冥子] “啪嗒……”
[14:51] <暮挽> [夜之冥子] 轻微的一响在你们身后传来
[14:51] <暮挽> [夜之冥子] “啪嗒……”
[14:52] * 内维尔 忍不住回头察看
[14:52] <暮挽> [夜之冥子] 光线不算强,昏暗的一片,
[14:53] <暮挽> [夜之冥子] 身后的路都是幽幽的蓝色。
[14:53] <暮挽> [夜之冥子] 不过,
[14:54] <暮挽> [夜之冥子] 你觉得,那段路面似乎在向你蠕动。
[14:54] * 内维尔 黑线...
[14:54] <内维尔> “不会吧。”
[14:55] <暮挽> [夜之冥子] “怎么了?”
[14:55] * 内维尔 没有回答,仔细看过
[14:55] <暮挽> [夜之冥子] 路面有种半透明的感觉
[14:56] <暮挽> [夜之冥子] 那一段似乎还比较厚
[14:57] * 内维尔 于是僵硬的去扯木碗的袍子...
[14:57] <暮挽> [夜之冥子] “怎么了?”
[14:58] <暮挽> [夜之冥子] 暮挽回头看着你。
[14:58] * 内维尔 阴沉:“你跑得快么?”
[14:58] <暮挽> [夜之冥子] “跑?快?”
[14:58] <暮挽> [夜之冥子] 你看见,暮挽背后不远的地方掉了一垛东西下来
[14:59] <暮挽> [夜之冥子] 发出 “啪嗒……”的响声。
[14:59] * 内维尔 突然提高声音:“那就别停下!”扯上人就跑...
[15:00] 内维尔进行稳!判定: 1d20+9=13+9=22
[15:00] 暮挽进行- -....判定: 1d20+4=1+4=5
[15:01] <暮挽> [夜之冥子] 暮挽一个不稳滑倒在地面上。
[15:01] <暮挽> [夜之冥子] (来INIT吧
[15:02] 内维尔进行init判定: 1d20+5=14+5=19
[15:03] 暮挽进行判定: 1d20+4=12+4=16
[15:04] <暮挽> [夜之冥子] .RH 4D-1
[15:05] <暮挽> [夜之冥子] 内维尔你冲了过去,但暮挽滑倒在那垛地面之上。
[15:05] <暮挽> [夜之冥子] 你的行动?
[15:05] * 内维尔 艰难的抉择之中还是留下来帮助木碗...
[15:07] * 内维尔 把木碗拉起来:“....”
[15:08] <暮挽> [夜之冥子] “啪嗒……”的一响,你们的前路有掉了同样的一团果冻下来。
[15:09] * 暮挽 将话题改为 '种子之月 静思周 月耀日|内维尔 1 暮挽 2 3 4|背景音乐:Go My Way!!'
[15:09] <内维尔> “呐...木碗...拜托你一件事。”
[15:09] <暮挽> [夜之冥子] “……”
[15:10] * 内维尔 继续阴沉..
[15:10] <暮挽> [夜之冥子] “不要告诉我,你怕这堆东西……”
[15:10] * 内维尔 于是无言的缩到某人身后去了...
[15:11] <暮挽> [夜之冥子] “……”
[15:11] <内维尔> “交给你了...”
[15:11] <暮挽> [夜之冥子] “……”
[15:13] <暮挽> [夜之冥子] “GELATINOUS CUBE!”
[15:14] <暮挽> [夜之冥子] “我们还是快跑吧……”
[15:15] * 内维尔 小声:“你自己摔倒的....”
[15:15] <暮挽> [夜之冥子] 他说着,塞给你一根羽毛,“用着,你先走。”
[15:18] * 内维尔 接过羽毛:“你呢?”
[15:18] <暮挽> [夜之冥子] “我等下就来了。”
[15:18] <暮挽> [夜之冥子] 这时那三垛东西朝你们这边缓慢地蠕动了过来。
[15:19] <暮挽> [夜之冥子] 内维尔,行动
[15:19] * 内维尔 看着蠕动的物体,黑线,犹豫了一下还是先走了...
[15:21] * 内维尔 在不远处等着木碗...
[15:23] <暮挽> [夜之冥子] 那根羽毛迅速地在桥上生长出一棵大树
[15:24] <暮挽> [夜之冥子] 但树的这边,仍有一只果冻在蠕动中
[15:24] <内维尔> [我能无视它么..
[15:26] <暮挽> [夜之冥子] 你看见暮挽爬上了树上,那几团果冻包裹着整棵树的根部。
[15:27] <内维尔> “没事吧?”
[15:27] <暮挽> [夜之冥子] 你看见暮挽爬到了树顶,“没事!”
[15:27] <暮挽> [夜之冥子] “不过我下不来!”
[15:28] <内维尔> “……”
[15:28] * 内维尔 察看树的高度...
[15:28] <暮挽> [夜之冥子] 大概有35FT的高度。
[15:31] <暮挽> [夜之冥子] 那棵树,开始微弱地晃动
[15:32] <暮挽> [夜之冥子] “内维尔!砍你那边的那只!我朝这边跳!”
[15:32] * 内维尔 黑线...
[15:33] * 内维尔 勉强接受了这个决定:“好...吧....”
[15:33] 内维尔进行h...it判定: 1d20+10=1+10=11
[15:34] <暮挽> [夜之冥子] 虽然果冻很明显,但是你的失手也很明显
[15:34] <暮挽> [夜之冥子] “用力砍呀!”
[15:35] 内维尔进行hit判定: 1d20+10=6+10=16
[15:35] 内维尔进行判定: 1d6+1=4+1=5
[15:35] <暮挽> [夜之冥子] 那果冻,突然一条伪足敲了过来。
[15:35] <暮挽> [夜之冥子] .RH D+1 ..
[15:36] <暮挽> [夜之冥子] 但它没击中你。
[15:36] * 内维尔 于是黑线的着这剑,异常阴沉...
[15:37] 内维尔进行于是豁出去了判定: 1d20+10=7+10=17
[15:37] 内维尔进行判定: 1d6+1=1+1=2
[15:37] <暮挽> [夜之冥子] 在果冻的面前,平时看起来一贯英勇的内维尔连力度也急剧下降。
[15:38] * 内维尔 无辜的回头看木碗...
[15:39] <暮挽> [夜之冥子] “你先吸引着它的注意力!”
[15:39] <暮挽> [夜之冥子] “我跳了!”
[15:39] <暮挽> [夜之冥子] 那果冻似乎完全没注意那树上的人了,回头尝试包裹你
[15:39] <内维尔> [我恨这招......
[15:40] <暮挽> [夜之冥子] .RH D+1 包裹
[15:40] <暮挽> [夜之冥子] 但它的动作太迟缓了,你很轻松地闪开了。
[15:40] * 内维尔 于是回头看木碗
[15:41] <暮挽> [夜之冥子] 暮挽一副想跳又不敢跳的样子
[15:42] <暮挽> [夜之冥子] “我跳了!内维尔!”
[15:43] * 内维尔 僵硬的点头
[15:43] <暮挽> [夜之冥子] 暮挽一跃跳向了你,“接着我!”
[15:44] * 内维尔 看着飞跃的某人,勉强伸手...
[15:45] 暮挽进行头顶,脸,手,身,脚,地面判定: 1d6=6=6
[15:45] <暮挽> [夜之冥子] 暮挽如流星般撞在你一旁的地面上
[15:45] 暮挽进行判定: 3d6=6+2+5=13
[15:46] <暮挽> [夜之冥子] 由于头着地的缘故,暮挽似乎立即晕了过去了。
[15:46] * 内维尔 于是觉得木碗是要跟身边的石莱姆同归于尽...
[15:47] <暮挽> [夜之冥子] 那只果冻并没有察觉旁边飞过的异物,继续想包裹你
[15:47] <暮挽> [夜之冥子] .RH D+1
[15:48] <暮挽> [夜之冥子] 但是很明显的挥空了。
[15:49] * 内维尔 于是惊吓过度反而冷静下来,看木碗的状况觉得今天的冒险应该告一段落
[15:50] * 内维尔 但是树拦住了去路,于是只好拖着某尸体向另一边走...
[15:50] <暮挽> [夜之冥子] 即使你是拖着一个人走,但是那些果冻实在太迟缓了。
[15:51] <暮挽> [夜之冥子] 你没走多远,就发现果冻被你远远地抛在身后。
[15:51] <暮挽> [夜之冥子] 但你也听到一些重物倒塌的声音。
[15:52] * 内维尔 猜测会不会是树倒了...
[15:52] * 内维尔 :“回去也不是办法。”叹气,于是察看四周
[15:53] <暮挽> [夜之冥子] 顺着这条不算狭窄的路,
[15:53] <暮挽> [夜之冥子] 你看到前面的路旁,出现了一些晃动的水。
[15:54] * 内维尔 暂时把木碗放下,让他躺在一边
[15:55] * 内维尔 去察看水
[15:55] <暮挽> [夜之冥子] 路逐渐变得宽阔,成为一处可以算得上是平台的地方
[15:56] * 内维尔 去平台察看...
[15:56] <暮挽> [夜之冥子] 在这平台的四周,这些澄清的水包围着这里。
[15:57] * 内维尔 登上平台
[15:57] <暮挽> [夜之冥子] 三条路从这个平台往三个不同的方向伸展出去。
[15:58] * 内维尔 察看附近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再看3条路的走向
[15:58] <暮挽> [夜之冥子] 没有
[15:59] * 内维尔 于是只好回去翻木碗的那些破纸...
[15:59] <暮挽> [夜之冥子] 你发现那些破纸是夹在暮挽那本不离手的书里面
[16:00] * 内维尔 尝试去拿
[16:01] <暮挽> [夜之冥子] 那把那些纸张拿了出来,发现有厚厚的一手指高。
[16:02] <暮挽> [夜之冥子] 看起来都是用古老的古之民古体语所写,不过看笔迹的新和潦草的程度。
[16:02] * 内维尔 顺着察看,寻找幽明之水
[16:02] <暮挽> [夜之冥子] 似乎是某人赶时间从不知道哪里抄过来的。
[16:04] <暮挽> [夜之冥子] 看描述,看起来那些水就是上面所指的“幽明之水”
[16:04] * 内维尔 顺着察看,寻找幽明之水有关的记录
[16:05] <暮挽> [夜之冥子] “……血……显示……真实之路……”
[16:05] <暮挽> [夜之冥子] “镜前……”
[16:06] <暮挽> [夜之冥子] “凡世之路……”
[16:08] * 内维尔 看着记录:“血?镜前?”
[16:08] * 内维尔 拿着纸张向平台走去。
[16:09] * 内维尔 寻找有像镜子一样的东西吗?
[16:09] <暮挽> [夜之冥子] 除了光滑的地面,四边的水,还有三条出路之外,没什么其他的了
[16:13] * 内维尔 叹气,到水边去,尝试着碰了碰水...
[16:14] <暮挽> [夜之冥子] 水彻骨的冰凉
[16:16] <暮挽> [夜之冥子] 水,感觉有流动。
[16:16] * 内维尔 寻找水流动的源头
[16:17] <暮挽> [夜之冥子] 你发现,水似乎是从那三条路流过来的
[16:19] * 内维尔 去路哪边寻找水的源头
[16:20] <暮挽> [夜之冥子] 你觉得三条路的路面都是半透明的,而里面有液体流动的感觉。
[16:21] * 内维尔 犹豫了一下,回到水边;“血么?”
[16:23] * 内维尔 拿出刀割破手臂,让血流到水里,捂住伤口回去看透明路面
[16:24] <暮挽> [夜之冥子] 你看见,鲜血滴落了在水里,立即凝固成一滴红色的固体。
[16:25] <暮挽> [夜之冥子] 但它并没有沉下去,而是逆流而上
[16:25] <暮挽> [夜之冥子] 顺在最右边的路流了过去。
[16:26] * 内维尔 蹲着看到血流过:“虽然不知道对不对...暂时先这样了。”
[16:26] * 内维尔 于是回去拖动木碗...
[16:27] * 内维尔 走右边的路
[16:27] <暮挽> [夜之冥子] 顺着右边的路
[16:29] <暮挽> [夜之冥子] 不停地蜿蜒,
[16:29] <暮挽> [夜之冥子] 但是,似乎是一直往上走的。
[16:29] <暮挽> [夜之冥子]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
[16:30] * 内维尔 拖着一个人,踹了口气:“说不定正是通往炼狱的路呢。”
[16:30] <暮挽> [夜之冥子] 你看到
[16:30] <暮挽> [夜之冥子] 头顶有一扇铁门
[16:30] <暮挽> [夜之冥子] 依稀的,你听见水的声音。
[16:31] * 内维尔 腾出一只手,尝试去推开铁门
[16:31] <暮挽> [夜之冥子] 外面仍是一片的漆黑
[16:32] <暮挽> [夜之冥子] 不过,外面的空气有点浑浊。
[16:33] * 内维尔 站出来,察看四周
[16:33] <暮挽> [夜之冥子] 你觉得,这里有可能是下水道
[16:34] * 内维尔 先随便找个方向走去,一路上寻找附近的光源
[16:35] <暮挽> [夜之冥子] “哇……好臭呀……”
[16:36] * 内维尔 把人放到一边:“醒了吗?”
[16:36] <暮挽> [夜之冥子] 暮挽慢慢地爬了起来,摸着自己的脸,“之前发生什么事了,感觉鼻子有点疼。”
[16:37] * 内维尔 无言:“你从树上摔下来了。”
[16:38] <暮挽> [夜之冥子] “似乎是树?”光突然从他手里冒了出来,照亮了四周,“这里……”
[16:38] <内维尔> “是下水道。”
[16:38] <暮挽> [夜之冥子] 看起来是一个半径25FT的半圆柱的通道,
[16:39] * 内维尔 吸鼻子,闻多了嗅觉已经麻木:“闻就知道了。”
[16:40] <暮挽> [夜之冥子] 两人正站在两旁高起来的空地上,而中间那20FT宽的水面正散发着阵阵可怕的气味。
[16:40] <暮挽> [夜之冥子] “啊,下水道。”
[16:40] * 内维尔 于是感到手腕一阵钝痛,撕下衣服的一角系上止血
[16:41] <暮挽> [夜之冥子] “诶,你受伤了!”
[16:41] <内维尔> “没事,这算是从那里面走出来的代价吧。”
[16:41] * 内维尔 于是继续寻找出路。
[16:42] <暮挽> [夜之冥子] 暮挽掏出一卷羊皮纸出来,“不急,我先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16:43] * 内维尔 等待木碗的决定
[16:44] <暮挽> [夜之冥子] “哦!”暮挽做出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大成功呀!这里是外城艾罗尼球场!”
[16:45] <暮挽> [夜之冥子] “的里面了!”
[16:46] * 内维尔 出一口长气:“那就好。”
[16:47] <内维尔> :“不过这样子,今天可不能回去了。”
[16:47] * 内维尔 看着自己的衣服
[16:47] <暮挽> [夜之冥子] “那……买一件新的呀!”
[16:48] <暮挽> [夜之冥子] “外城那家‘古风轩’的衣服才2个银币!”
[16:48] * 内维尔 摸口袋,身上貌似还有点钱...
[16:49] <内维尔> “那么5个金币,还要去洗个澡。”
[16:49] <暮挽> [夜之冥子] “去公共浴场吧。”
[16:49] * 内维尔 叹气...
[16:50] <暮挽> [夜之冥子] “免费的!”
[16:50] <内维尔> “就这么办吧...出去再说。”
[16:50] <暮挽> [夜之冥子] “而且,那里有个地方可以看到对面~~~哦!”
[16:50] <内维尔> “……”
[16:50] <内维尔> “出去再说...”
[16:52] * 内维尔 四处看:“那么出口呢?”
[16:52] <暮挽> [夜之冥子] 暮挽再次挥出几个飞舞的光球。“这里还真臭呀……总觉得有尸体腐败的气味。”
[16:53] <内维尔> “少废话了,臭气都钻进嘴巴了。”
[16:54] <暮挽> [夜之冥子] [你真的看到在水的对面躺着一具有人形外表的东西。]
[16:54] * 内维尔 黑线...
[16:54] * 内维尔 当作没有看到...
[16:55] <暮挽> [夜之冥子] “内维尔,那堆是什么?”
[16:55] <内维尔> “我有点头晕,快走吧...”
[16:55] * 内维尔 于是向前
[16:57] <暮挽> [夜之冥子] “等,内维尔。”
[16:57] * 内维尔 停下
[16:57] <暮挽> [夜之冥子] 你觉得暮挽的语气变得很严肃。
[16:58] * 内维尔 转身:“怎么了?”
[16:58] <暮挽> [夜之冥子] 他踏着水走了过去。
[16:58] <暮挽> [夜之冥子] “似乎是尸体。”
[16:59] * 内维尔 只好也过去。
[17:01] <暮挽> [夜之冥子] 那堆东西,一白色的蠕虫很明显地于其上爬动着
[17:01] <暮挽> [夜之冥子] 暮挽翻转了那堆东西。
[17:01] * 内维尔 皱眉
[17:02] <暮挽> [夜之冥子] 虽然眼睛已经完全的浑浊了,可仍能模糊地看到蛇型的瞳孔。
[17:02] <暮挽> [夜之冥子] 暮挽抬起头看着内维尔,“吾友,你怎么看?”
[17:04] * 内维尔 一惊,去察看瞳孔的颜色
[17:05] <暮挽> [夜之冥子] 已经浑浊了,看出去是暗赫的颜色
[17:05] <内维尔> “不管是人类或者艾斯,出现在这里都不是好事呢。”
[17:06] * 内维尔 察看耳朵..
[17:06] <暮挽> [夜之冥子] [略微尖的短耳朵]
[17:06] <内维尔> “是艾斯!”
[17:07] * 内维尔 严肃:“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17:07] <暮挽> [夜之冥子] “恩……”暮挽一翻了下尸体的衣物,从里面滚出了百来枚白金币。
[17:07] <暮挽> [夜之冥子] “而且很糟糕。”
[17:08] * 内维尔 叹气:“这个事情,早点让陛下知道比较好。”
[17:09] <暮挽> [夜之冥子] [你看到在那人的手臂上有些黑色的条纹。]
[17:09] * 内维尔 提起尸体的手臂察看花纹
[17:11] <暮挽> [夜之冥子] [是四个同心圆环]
[17:13] <暮挽> [夜之冥子] “嘛……不管怎么说……先去浴场泡个澡。”
[17:13] <暮挽> [夜之冥子] 暮挽把一些东西写在一小本子上。
[17:13] <内维尔> “你知道这个标志吗?”
[17:14] <暮挽> [夜之冥子] “没。”
[17:15] <暮挽> [夜之冥子] “我只知道艾斯军人的标记都是黑纹红底飞天六翼羽蛇。”
[17:15] * 内维尔 打算尽快回去解决这个问题:“不管怎么样,先走吧。”
[17:15] <暮挽> [夜之冥子] “先去哪里?”
[17:16] <暮挽> [夜之冥子] “早饭还没吃呢……”
[17:16] * 内维尔 黑线:“出下水道!”
[17:16] <暮挽> [夜之冥子] 走在前面的暮挽一副怪脸回看着内维尔。
[17:17] * 内维尔 察看四周能做标记的东西
[17:17] <暮挽> [夜之冥子] [这里看起来都差不多]
[17:18] * 内维尔 抓起了一枚白金币带走,然后向木碗:“有粉笔吗?”
[17:18] <暮挽> [夜之冥子] “有呀。”
[17:18] <内维尔> “借我一下。”
[17:19] <暮挽> [夜之冥子] 他翻着腿两旁的包,摸出了一根,“不过泡水了……”
[17:19] <内维尔> “那样会更清晰的。”
[17:19] <暮挽> [夜之冥子] 暮挽把粉笔递给了你
[17:19] * 内维尔 小心的用泡过水的粉笔在附近的墙壁上留下标记
[17:20] <内维尔> “刚开始可能看不出来,不过一会反而会比用干粉笔画出的标记更清楚。”
[17:20] * 内维尔 做好第一个标记:“去出口吧...”
[17:21] <暮挽> [夜之冥子] “哦,内维尔,你好厉害哦。”暮挽开始在旁边鼓掌。
[17:21] <内维尔> “走吧....”
[17:23] <暮挽> [夜之冥子] 你们最终在一条暗巷里爬了出来。
[17:23] * 内维尔 一路上做了许多标记...
[17:24] <暮挽> [夜之冥子] “去浴场!”
[17:24] * 内维尔 抓住某人
[17:24] <内维尔> “你不会想等洗干净之后再来穿这些脏衣服吧?”
[17:25] <暮挽> [夜之冥子] “那……”
[17:25] <暮挽> [夜之冥子] “先去裁缝店!”
[17:25] <暮挽> [夜之冥子] 暮挽提起袍子就想往外冲。
[17:25] * 内维尔 叹气,跟上...
[17:26] <暮挽> [夜之冥子] 在临冲出巷口的时候,暮挽突然停下了脚步,开始喃喃地做着奇怪的手势。
[17:27] <内维尔> “怎么了?”
[17:27] <暮挽> [夜之冥子] 然后,你看见他松了口气。
[17:27] <暮挽> [夜之冥子] “哦,没什么,走吧。”
[17:27] * 内维尔 耸肩,继续走
[17:28] <暮挽> [夜之冥子] 出了大街,你发现这里跟中城,内城,皇城一样,都是笔直而且宽敞的街道
[17:30] <暮挽> [夜之冥子] 在主街道的两旁,尽是些各式各样的商铺。
[17:31] * 内维尔 对这里不熟,等待木碗的决定...
[17:31] <暮挽> [夜之冥子] 看着天色,似乎已经是早上9点多了。
[17:32] <暮挽> [夜之冥子] 但你的肚子里空空如也。
[17:33] <内维尔> “还是先去把衣服换掉吧...”
[17:33] * 内维尔 思量着早点回家
[17:33] <暮挽> [夜之冥子] 两旁有一些面包铺,正放着新鲜出炉的麦包,还有一些甜圈包。
[17:34] * 内维尔 无视面包坚定的寻找裁缝店
[17:34] <暮挽> [夜之冥子] 不过你看见暮挽已经停靠在某家面包铺之前。
[17:35] <暮挽> [夜之冥子] “给我20个!”
[17:35] * 内维尔 去抓:“喂,今天可没有多的钱。”
[17:35] (FreeBot) ,15希雅在,15#小天的茶亭叫我名字了.
[17:35] <暮挽> [夜之冥子] 暮挽拿出一个白金币,“不是呀。有很多么……”
[17:36] <内维尔> “……你拿了多少。”
[17:37] <暮挽> [夜之冥子] 暮挽摇晃了自己沉甸甸的钱包,“才几……几个啦……”
[17:38] * 内维尔 目测过钱包的重量后,坚定不移地把人拖走:“那么,这个问题一会再谈。”
[17:39] <暮挽> [夜之冥子] “哦,感谢惠顾。”老板找回了几个金币给暮挽。
[17:39] <暮挽> [夜之冥子] 但暮挽才捏住了1个还有那袋面包,就被内维尔拖走了。
[17:40] * 内维尔 叹气:“都拿出来吧...”
[17:41] <暮挽> [夜之冥子] 暮挽慢慢地从里面一个一个白金币地掏出来。
[17:42] * 内维尔 察看数量
[17:42] <暮挽> [夜之冥子] 他越掏越伤心,最后那几个更是颤抖着双手地拿出来。
[17:42] <暮挽> [夜之冥子] 是几十几个白金币。
[17:42] <内维尔> “就只有这些?”
[17:43] <暮挽> [夜之冥子] “没了……”
[17:43] <内维尔> [裁缝店呢?
[17:44] <暮挽> [夜之冥子] 消沉的暮挽拖着脚步把你带进了一家名为“古风轩”裁缝店里。
[17:45] <暮挽> [夜之冥子] 一些现成的衣服都挂在的外堂。
[17:45] <暮挽> [夜之冥子] 你看见有一女子向你们走来。
[17:46] <暮挽> [夜之冥子] 当她靠近你的时候,她那脸上的笑容便得有点勉强。
[17:46] <暮挽> [夜之冥子] “不知道两位是买现成的?还是定做呢?”
[17:47] * 内维尔 消沉:“现成的,包起来给我们就好。”
[17:47] <暮挽> [夜之冥子] “那,请两位随意挑选吧?”
[17:48] * 内维尔 随便拿了两件大小差不多简单样式的衣服,然后递个女子一个金币:“这些就好了。”
[17:49] <暮挽> [夜之冥子] “恩,欢迎下次光临。”
[17:49] * 内维尔 于是拖起木碗:“澡堂呢?”
[17:50] <暮挽> [夜之冥子] 暮挽勉强地举起手,指着某个方向。
[17:51] * 内维尔 于是前进...
[17:52] <暮挽> [夜之冥子] 暮挽就在前面,一把吃掉一个面包地拖着脚步往前走着。
[17:52] <暮挽> [夜之冥子] 但看上去完全地失去了表情。
[17:53] * 内维尔 看着某人只能叹气...
[17:54] <暮挽> [夜之冥子] (于是都洗完澡出来了。。
[17:56] <暮挽> [夜之冥子] “我……先……回……”暮挽指着大图书馆的方向,拖着脚步如幽灵般走着。
[17:57] <内维尔> “嗯,那我也先回去了。”
[17:57] * 内维尔 转身向另一边走去..
[17:58] <暮挽> [夜之冥子] 不知道是否你的错觉,你总觉得那袋证物轻了不少。
[17:58] * 内维尔 相信自己的感觉,于是转身追上某人
[17:59] <暮挽> [夜之冥子] 当你回头之际,就已经看见暮挽飞奔般的在你视野边缘了。
[18:00] * 内维尔 没打算追,回家要紧...
[18:01] <暮挽> [夜之冥子] 当你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到正午。
[18:02] <暮挽> [夜之冥子] 尤特韦瑟皇家如平常的那样,没有明显的变化。
[18:03] * 内维尔 小心的用袖子把伤口藏起来,打算先去见见父亲
[18:03] <暮挽> [夜之冥子] 你来到了书房。
[18:04] <暮挽> [夜之冥子] 优涅正拿着一本书在看。
[18:05] * 内维尔 察看四周还有没有其他的人
[18:05] <暮挽> [夜之冥子] [没。]
[18:05] * 内维尔 于是开口叫:“父亲。”
[18:06] <暮挽> [夜之冥子] “内维尔?”优涅放下了手中的书,“如信鸟般的你,怎么这个时候还待在家里?”
[18:07] <内维尔> “早上出去了一趟,发现了一件事。”
[18:07] * 内维尔 严肃
[18:07] <暮挽> [夜之冥子] “哦?”
[18:08] <内维尔> “我和朋友在球场旁的下水道里发现了一具艾斯的尸体。”
[18:08] <暮挽> [夜之冥子] 优涅指了桌前的那座子,“是如何的事让吾儿如此的……”
[18:08] <暮挽> [夜之冥子] “艾斯?”
[18:08] * 内维尔 说着把那袋证物拿出来递给父亲,然后坐下
[18:09] <暮挽> [夜之冥子] “这些是,我们亚微的钱币……”
[18:09] <内维尔> “还有,在他的身上还有这样的标志。”
[18:10] * 内维尔 寻找附近又没有纸笔
[18:10] <暮挽> [夜之冥子] [桌面上就有]
[18:10] * 内维尔 拿起笔画出那个标志
[18:11] <暮挽> [夜之冥子] “我从未见此标记。”
[18:12] <暮挽> [夜之冥子] 优涅沉吟了片刻
[18:12] <内维尔> “尸体依然在下水道里,也做好了标记。”
[18:13] * 内维尔 盯着父亲的表情
[18:13] <暮挽> [夜之冥子] “尤特韦瑟的骄傲呀,你已经学会了如何办理这件事了。”
[18:14] <暮挽> [夜之冥子] “不过,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你的朋友?”
[18:14] * 内维尔 黑线:“嗯...最近认识的。”
[18:16] <暮挽> [夜之冥子] “不愧是我,优涅·尼·叶公爵·海风·多可仑·尤特韦瑟的儿子!”优涅笑了起来,“已经有勇气去探索地下水道了!”
[18:17] <暮挽> [夜之冥子] “关于这件事,我会让人去调查的。”
[18:17] <内维尔> “……[不,我想我不是故意要去的。而且我也一点也不想再去了。]知道了。”
[18:19] <暮挽> [夜之冥子] “有空,就带那位朋友来。我很有兴趣见一见我儿的朋友。”
[18:20] (FreeBot) ,15暮挽在,15#小天的茶亭叫我名字了.
[18:20] <内维尔> “是,有机会我[也绝对不]会带他来的。”
[18:22] <暮挽> [夜之冥子] 优涅摸着内维尔的头,“很快,你就能展现你的能力了。”
[18:22] * 内维尔 没说话,在计算目前的时间
[18:23] <暮挽> [夜之冥子] “我的骄傲。”优涅紧紧地抱着内维尔,“去见见你的母亲吧,她好像说要准备今天的午餐。”
[18:23] <暮挽> [夜之冥子] [11:40]
[18:24] * 内维尔 黑线:“母亲啊,中午我本来打算出门。”
[18:24] <暮挽> [夜之冥子] “哦,是和你的朋友么?恩,也好。”
[18:25] <暮挽> [夜之冥子] “年轻人就该多点朋友呀。”
[18:25] * 内维尔 悄悄地把之前拿的一枚白金币塞到了口袋里:“是的。”
[18:26] * 内维尔 退出书房:“那我就先出发了。”
[18:27] <暮挽> [夜之冥子] - - - - - - - 秘道大冒险?离家出走大作战!SAVE - - - - - - -

創作者介紹

DDDD

seg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