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4] <暮挽> [冥灯] - - - - - 与损友同行·开始 - - - - -
[18:55] <暮挽> [冥灯] 如果说某人的“幸福”的开始是从他妹妹的诞生那刻开始,
[18:55] <暮挽> [冥灯] 那么某人的“不幸”就是从他认识某个家伙那瞬间注定了。
[18:56] <暮挽> [冥灯] 那一天
[18:56] <暮挽> [冥灯] 是内维尔的47岁生辰诞,
[18:57] <暮挽> [冥灯] 已经17岁的希雅早活泼得能够拿住他的东西躲到某个角落,让内维尔郁闷大半天了。
[18:59] <暮挽> [冥灯] 优涅,尤特韦瑟皇家的家督,内维尔的父亲。
[18:59] <暮挽> [冥灯] 就在早餐的时候,为儿子又长大而高兴中。
[18:59] <暮挽> [冥灯] “吾爱,你又成熟了。”
[19:00] <暮挽> [冥灯] 他轻柔地摸着内维尔的头发,
[19:00] <暮挽> [冥灯] “还有三年,你就有资格继承你的爵位了。”
[19:00] <暮挽> [冥灯] “还不知道我那让我骄傲的儿子准备好了吗?”
[19:01] * 内维尔 从早餐中抬起头:“是的,父亲。”
[19:02] <暮挽> [冥灯] “自信。尤特韦瑟皇家也许能够在接下来的翡翠玉座中占据一席。”优涅微笑着。
[19:04] <暮挽> [冥灯] “饭后,你该去向你的母亲问安了,我儿。”
[19:04] * 内维尔 动作停了一下。
[19:05] <暮挽> [冥灯] “不过么……”优涅理着颊旁的发稍,“我那可爱的女儿还睡呀。”
[19:05] * 内维尔 不安的挪动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19:06] * 内维尔 :幸亏那小家伙没醒...
[19:06] <暮挽> [冥灯] 在聊着家常间,餐桌上的食物逐渐地变少了。
[19:08] * 内维尔 安静的吃完,准备去给母亲问安。
[19:08] <暮挽> [冥灯] 优涅优雅地用白巾抹下嘴边,就往书房走去了。
[19:10] * 内维尔 看到父亲去了书房,思考现在母亲在哪里
[19:11] <暮挽> [冥灯] 你身旁的仆人轻快地把餐具收了起来。
[19:12] <暮挽> [冥灯] [你知道,母亲大概还在她的卧室里。]
[19:12] * 内维尔 去卧室找母亲
[19:13] * 内维尔 一路上小心的整理了一下衣服...
[19:13] <暮挽> [冥灯] [虽然说,亚微15岁就必须单独睡一间房,可你的妹妹显然每晚还粘住你的母亲]
[19:14] * 内维尔 顺便祈祷那个小家伙还在睡觉
[19:14] <暮挽> [冥灯] 你走到墨菲尔的卧室门口,就看见心淬守在门外。
[19:15] * 内维尔 上去跟心淬打招呼
[19:15] <暮挽> [冥灯] 她看到你的到来,便微身一欠,“内维尔殿下日安。”
[19:16] <暮挽> [冥灯] “墨菲尔殿下仍在安睡中。”她眨动了下长长的眼睫毛。
[19:16] * 内维尔 觉得心淬是这座宅第里几乎最辛苦的下人,微笑:“真是辛苦你了。”
[19:17] <暮挽> [冥灯] “殿下您是来向墨菲尔殿下请安么?”
[19:17] <内维尔> “嗯。”
[19:18] <暮挽> [冥灯] “或许您晚点来,或许我等墨菲尔殿下她醒来之后给她通报?”
[19:18] * 内维尔 疑惑:“母亲还没有醒么?”
[19:19] <暮挽> [冥灯] 心淬点了点头,淡紫色的丝发从两肩滑下
[19:21] * 内维尔 支下巴:“等母亲醒来,就麻烦你通报下好了。”
[19:21] <暮挽> [冥灯] 看天色,时间尚早。若按常理来说,墨菲尔经常安睡至午后。
[19:22] * 内维尔 :母女俩真像
[19:22] <暮挽> [冥灯] “好的,尼维利殿下。”
[19:22] * 内维尔 犹豫:“那么我还是先去哪里逛逛好了。”
[19:23] <暮挽> [冥灯] 心淬偷偷地掏出小本子,于其上写了些什么上去。
[19:23] * 内维尔 看到心淬的举动,好奇的问:“那个本子...”
[19:24] <内维尔> “是用来干什么的?”
[19:24] <暮挽> [冥灯] 心淬收到背后,“私用来写东西的,殿下……”
[19:25] <内维尔> “是备忘录吧?心淬也真用心。”
[19:25] <暮挽> [冥灯] 心淬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但背后是墙。
[19:25] * 内维尔 觉得自己吓倒人,小心的说。
[19:25] <暮挽> [冥灯] 心淬迟疑了一下,用力地点了点头。
[19:26] * 内维尔 尴尬:“那么我先走了。”
[19:26] <暮挽> [冥灯] “请慢走,殿下。”
[19:28] * 内维尔 首先回房间寻找差点被希雅藏起来的书:“这可是在图书馆借的。”
[19:29] * 内维尔 拍了拍上面的饼干屑:“本来打算多看几遍,还是先还了吧。”
[19:29] * 内维尔 拿起书,出发去图书馆。
[19:30] <暮挽> [冥灯] 即使这么早的时间,
[19:30] <暮挽> [冥灯] 当你走出尤特韦瑟皇家的领地时,
[19:31] <暮挽> [冥灯] 已经可见一些人架起画架开始起草今天的画作了。
[19:32] * 内维尔 看向那些作画的人:“真早。”
[19:32] <暮挽> [冥灯] 在亚微大图书馆前的大广场上,人更是多。
[19:33] <暮挽> [冥灯] 但也可发现这些人里面有些手拿的是书本而非画板。
[19:33] * 内维尔 向图书馆内走去。
[19:34] <暮挽> [冥灯] 一些人在低低地吟着刚写好的文段,一些人在相互间小声交谈。
[19:35] * 内维尔 感叹气氛真好,进入图书馆...
[19:36] * 内维尔 四处寻找拿书的地方
[19:37] <暮挽> [冥灯] 这本书应该是列放在历史馆的最近之处的。
[19:38] * 内维尔 去历史馆寻找
[19:38] * 内维尔 察看最近架子上的空档。
[19:39] <内维尔> “我记得,大概是在这附近...”
[19:39] * 内维尔 “这里。”在书架的左下角塞入书
[19:40] <暮挽> [冥灯] 历史馆里,很安静
[19:40] <暮挽> [冥灯] 仿佛没人那般,
[19:41] <暮挽> [冥灯] 但你很明显地看到某处书架边,有一双腿突了出来。
[19:41] <暮挽> [冥灯] 一些书籍正松散地盖于其上
[19:43] <暮挽> [冥灯] 不知道,是否你的幻觉,你总是觉得听到那边传来舒服而均匀的呼吸声。
[19:43] * 内维尔 嘴角抽搐了一下:“不会是睡着了吧。”
[19:44] * 内维尔 去察看这个奇特的书堆
[19:44] <暮挽> [冥灯] 你靠近
[19:45] <暮挽> [冥灯] 发现那排木架几乎都空了下来,
[19:45] <暮挽> [冥灯] 看架边的标题,是关于远古年代的历史书。
[19:46] <暮挽> [冥灯] 而书架下,你看见有一堆书节律地起伏着。
[19:46] * 内维尔 看了看散落满地的可怜的书
[19:47] * 内维尔 然后往向起伏的书堆,在闪过这人会不会被压死的想法半秒之后转为:“把书当被子,不知道该说你爱书,还是恨书。”
[19:48] * 内维尔 于是很善良的去拯救可怜的书....
[19:48] <暮挽> [冥灯] 你看见,书的裂缝间,有几缕黑色的头发露了出来。
[19:49] <暮挽> [冥灯] 当你正要去整理那堆书的时候,突然发现一本书朝你脸砸了过去。
[19:49] * 内维尔 于是靠近
[19:49] * 内维尔 用手挡下
[19:50] <暮挽> [冥灯] 接着你今天东西散落的声音,
[19:50] <暮挽> [冥灯] 接着你听见东西散落的声音,
[19:50] * 内维尔 然后小心的没让手上的书落到地上
[19:50] * 内维尔 听到声音,察看书堆
[19:51] <暮挽> [冥灯] “嘛……是那位求知者呀。”
[19:51] * 内维尔 看向声音来源
[19:52] <暮挽> [冥灯] 在书堆的中央,你看见一位黑发黑瞳的人。
[19:52] * 内维尔 于是继续惊讶的盯着对方的眼睛看。
[19:53] <暮挽> [冥灯] 他一手抱住一本很大的书,一手搔着头发,用懒散的眼神看着你。
[19:53] <暮挽> [冥灯] 若非那黑瞳,你会认定他是一名亚微。
[19:54] * 内维尔 视线转向对方的耳朵
[19:55] <暮挽> [冥灯] “怎么了?”那人把书一本一本地小心放回了书架之上,“没见过美少年呀。”
[19:56] * 内维尔 忍住给对方一拳的冲动,帮助他先把书本放回去
[19:57] <暮挽> [冥灯] 当他看见你帮忙的时候,就偷偷地停下手来,靠在一旁的书架打哈欠。
[19:58] * 内维尔 用眼角扫了一眼对方,依然没有说话,认真地把书按顺序排好。
[19:58] <暮挽> [冥灯] “嘛,现在的年轻人呀。”
[19:59] <暮挽> [冥灯] 见你快把书都收好的时候,他伸了个懒腰,慢步朝下一个书架走去了
[20:00] * 内维尔 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20:00] * 内维尔 对那双眼睛有些在意
[20:02] * 内维尔 思考对方是半亚微的可能性,非常好奇...
[20:03] <暮挽> [冥灯] 那人回首看着你,“这里是看书的地方。不是看人。”
[20:03] <内维尔> “那也不是睡觉的地方。”
[20:04] <暮挽> [冥灯] “我在睡觉的时候也能看书。”
[20:05] <内维尔> “……”
[20:05] * 内维尔 对对方的狡辩感到无言...
[20:05] * 内维尔 最后犹豫了一下,硬着头皮问:“这个....”指着自己眼睛
[20:05] <暮挽> [冥灯] 那人从书架上取下一本厚重的黑皮书,“是货真价实的眼睛。”
[20:06] <暮挽> [冥灯] 他抬头看着你,“传闻,夜之冥子才有的瞳色。”
[20:06] * 内维尔 小声念:“半...半亚微么?”
[20:07] <暮挽> [冥灯] 他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我连父母也不知道是谁,或许我连亚微也不是呢。”
[20:08] * 内维尔 自己的话被听到有些尴尬:“抱歉。”
[20:09] <暮挽> [冥灯] 他靠在一角,用书指着你,“呀,怎么看你都是过来避难而不是来看书的。”
[20:09] <内维尔> “避难?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20:10] <暮挽> [冥灯] “来寻求知识答案的人是不会在意别人的瞳色的。”
[20:10] * 内维尔 思考今天的举动算不算避难。
[20:11] * 内维尔 半晌,摸了摸头发:“就算你说中了吧。”
[20:11] <暮挽> [冥灯] 他用书角敲了一下内维尔的脑袋,“图书馆里是个很好的藏身之处呀。”
[20:12] * 内维尔 夺下对方的书:“藏在书堆里么?”
[20:12] * 内维尔 对对方不客气地举动游戏生气。
[20:12] <暮挽> [冥灯] 他很轻松地从你正握紧的手中,把书抽了回来。
[20:12] <暮挽> [冥灯] “这个是一个很好的提议呀。”
[20:13] <暮挽> [冥灯] “不过么,记载知识的载体是很重要的。”
[20:13] <内维尔> “可惜,书不是用来做睡袋,也不是用来敲人的。”
[20:14] * 内维尔 不客气地回话。
[20:14] <暮挽> [冥灯] “看来,你未曾了解被知识包裹住的那一刻的温暖。”
[20:14] <暮挽> [冥灯] “现在是什么时候?”他突然这么问着你
[20:14] * 内维尔 感叹自己遇上了一个怪人:“我也不大想这样了解。”
[20:14] <内维尔> “时间?”
[20:15] <暮挽> [冥灯] 他点头,手摸索着手中的书。
[20:16] * 内维尔 察看带在身上的时之砂
[20:17] <暮挽> [冥灯] 炎霞月,安息周,首天,晨7时,47分
[20:18] <内维尔> “现在,早上7点47。”
[20:18] <暮挽> [冥灯] “月份呢?”
[20:18] <内维尔> “焱霞。”
[20:19] <暮挽> [冥灯] “炎霞?炎霞之月?”那人一脸惊讶。
[20:20] * 内维尔 疑惑的看。
[20:20] <内维尔> “是的。”
[20:20] <暮挽> [冥灯] “啊,没想到已经待在这里快三个月了……”
[20:21] * 内维尔 听完这句以后黑线...
[20:21] <暮挽> [冥灯] “喂,你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
[20:21] <内维尔> “你不会再这里睡了3个月吧?”
[20:21] <暮挽> [冥灯] 他用书扇动着身旁的空气。
[20:22] <暮挽> [冥灯] “还好,除了这列书架其他都看完了。”
[20:22] * 内维尔 不打算说全部:“内维尔。来这里‘避难’的人。”
[20:22] <内维尔> “全部看完了?”
[20:23] * 内维尔 更惊讶的看,思考这人是不是真的可以在睡觉的时候看书。
[20:23] <暮挽> [冥灯] “恩。”他说着,再取下了一本来翻动中。
[20:23] * 内维尔 回忆历史馆到底有多少书...
[20:24] <暮挽> [冥灯] [传闻上六千]
[20:26] <内维尔> “一天看71本书...”
[20:26] * 内维尔 黑线
[20:27] <暮挽> [冥灯] “恩,恩,恩。”他把书放了回去,又再取下了一本来看
[20:28] * 内维尔 察看那书到放书过了多长时间。
[20:28] <暮挽> [冥灯] “内维尔?你手头有点钱吧?”
[20:28] <暮挽> [冥灯] [也有10来分钟]
[20:28] <内维尔> “钱?干什么?”
[20:29] <内维尔> [不会厚脸皮到这种程度吧...应该]
[20:29] <暮挽> [冥灯] “就当做我们友谊的开始吧。”他合上书,笑着说,“我知道有一个好地方,去吃东西吧。我好饿。”
[20:30] * 内维尔 黑线更多:“不,我觉得我没打算开始什么友谊。”
[20:31] <暮挽> [冥灯] “嘛,那些都只是文学上的修饰而已。”
[20:31] <暮挽> [冥灯] “你待在这里过久就会被人发现的。”
[20:31] * 内维尔 于是感到了这个人身上的危险分子:“那倒不用你来担心。”
[20:31] <暮挽> [冥灯] “我教你小隐隐于市。”
[20:32] * 内维尔 摆手:“我想我自有办法。”
[20:33] * 内维尔 退了一步转身:“很高兴能预见你,那么。”
[20:33] * 内维尔 快速走:“先告辞了。”
[20:33] <暮挽> [冥灯] “快走吧。”他把书架上的那书收到坏里,“没有你的话,我可能嘴巴管不住。”
[20:33] <暮挽> [冥灯] “比如说跑到某个广场说说,某些人的行踪。”
[20:33] * 内维尔 回头看:“什么?”
[20:34] <暮挽> [冥灯] “跑去哪里了。”
[20:34] <暮挽> [冥灯] “为了什么。”
[20:34] <暮挽> [冥灯] 他说着,抬头看着书架顶,“今天会是一个好天气的日子呀。”
[20:34] * 内维尔 思考听到一些谣言以后母亲的脸色。
[20:35] * 内维尔 进退两难...
[20:35] * 内维尔 叹气:“好吧....你要去哪?”
[20:36] <暮挽> [冥灯] “嘛,你喜欢吃阳春白雪么?”他没抱书的那只手在空中饶着手指,“我知道城外那家还不错。”
[20:37] * 内维尔 退到一边:“你带路。”
[20:39] <暮挽> [冥灯] 离开了图书馆,他很熟悉地带着你在皇城的小巷间穿行。
[20:39] <暮挽> [冥灯] 完全没有停顿地向前走着,
[20:39] <暮挽> [冥灯] 有好几次,你甚至需要小跑才能跟得上去。
[20:40] * 内维尔 略为惊讶的看着对方熟练的穿行:“我还以为出了图书馆你就变成路盲,看来不是这样。”
[20:41] <暮挽> [冥灯] “啊?”他有点惊愕地望着你,
[20:41] <暮挽> [冥灯] “你怎么知道我是路盲的?”
[20:41] * 内维尔 这是从出生以来第一次这么想打一个人...
[20:43] * 内维尔 叹气以后,察看地理位置
[20:43] <暮挽> [冥灯] “船到桥头自然直,”他指着一个方向,“我上次往这个方向走了大概6个小时就出去了。”
[20:43] <内维尔> “6...6个小时...”
[20:44] * 内维尔 自暴自弃的问:“那你还记得那家店的具体位置吗?”
[20:44] <暮挽> [冥灯] “只要出了城,我就知道了。”
[20:46] <暮挽> [冥灯] “你该……”他抱着书笑着,“不该也是一个路盲吧?”
[20:47] * 内维尔 黑线:“不,我只是...”
[20:48] <内维尔> “没去过城外。”
[20:48] <暮挽> [冥灯] “那就带路吧,我四个月前才来这个城市的。”
[20:48] <内维尔> “我说我没去过城外...”
[20:49] * 内维尔 更加自暴自弃的重复了一遍...
[20:49] <暮挽> [冥灯] “我去过就可以了。”
[20:49] <内维尔> “难道跟着你路盲6个小时?”
[20:50] <暮挽> [冥灯] “内维尔,吾友。”他沉默了一阵,神色严肃地说着,“有一个严峻的问题,我必须询问。”
[20:51] <内维尔> “嗯?”
[20:51] <暮挽> [冥灯] “你今年多大了?”
[20:52] <内维尔> “45。”
[20:52] <内维尔> “怎么了。”
[20:52] <暮挽> [冥灯] “没,只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20:52] * 内维尔 继续问:“不可思议?”
[20:53] <暮挽> [冥灯] “已经45了。”
[20:53] <暮挽> [冥灯] “怎么连一座小城也没走过出去……”
[20:53] <暮挽> [冥灯] “好奇异呀……”
[20:54] * 内维尔 思考:“的确,我好像还从来没有出去过。”
[20:54] * 内维尔 支下巴
[20:55] <内维尔> “但是没什么好奇怪的吧?”
[20:55] <暮挽> [冥灯] “吾友!”他拍打着你的肩膀,“不用怕!跟着我,什么地方都没问题!”
[20:55] <内维尔> [错!就是跟着你才会怕。]
[20:55] <暮挽> [冥灯] “目前,我就带你去吃阳春白雪!”
[20:55] * 内维尔 叹了口气:“我想还是下次吧。”
[20:55] <暮挽> [冥灯] “那里弹奏竖琴的女孩好可爱~哎呀。”
[20:56] * 内维尔 并不想出城
[20:57] <内维尔> “好吃的东西,我知道内城也有一些。”
[20:57] <暮挽> [冥灯] “好呀,好呀。”
[20:57] <内维尔> “跟我来吧。”
[20:58] <暮挽> [冥灯] “那就快走吧!”他高举着那本又大又厚的书,喊着,“出发!”
[20:59] * 内维尔 向东市走去
[21:02] <暮挽> [冥灯] 内维尔没多转几个弯,很快就来到皇城的入口
[21:03] * 内维尔 向入口走去
[21:03] <暮挽> [冥灯] “诶,是皇城。”
[21:03] <内维尔> “嗯。”
[21:03] <暮挽> [冥灯] 那人语气里充满着好奇。
[21:03] * 内维尔 没有回头:“快走吧。”
[21:04] <暮挽> [冥灯] 在大门的守卫看见内维尔的到来,都一起欠身鞠躬。
[21:04] <暮挽> [冥灯] 他们仿佛没有看到跟在你什么的那只厚脸皮的家伙。
[21:04] * 内维尔 点了点头
[21:05] * 内维尔 向内部出发
[21:06] * 内维尔 突然想起回头确认了一下后面的人是否还在。
[21:07] <暮挽> [冥灯] 后面的人懒散地东张西望,但看到一些女孩远远走来的时候立即变出另外一副风度翩翩的样子。
[21:09] * 内维尔 黑线:“你不是要吃饭么,能不能快点。”
[21:09] <暮挽> [冥灯] “哦,哦。”
[21:09] <暮挽> [冥灯] 他拖着长袍,走到你的身后
[21:10] * 内维尔 已经叹气都叹不出气了
[21:14] <暮挽> [冥灯] 你们走了没多久
[21:15] <暮挽> [冥灯] 清凉的空气里飘过阵阵香气,
[21:16] <暮挽> [冥灯] 内维尔突然听到背后有人说着,“我闻到清水仙亭了……还有鱼花舌汤,还有那个……”
[21:17] * 内维尔 没有理会,继续向前。
[21:19] * 内维尔 到街口站住。
[21:20] <暮挽> [冥灯] 这里有着一排一排黑木桌椅。
[21:20] <暮挽> [冥灯] 天空被一片片透出微光的蓝幕所遮蔽。
[21:20] <暮挽> [冥灯] 可能还没到中午时分
[21:21] <暮挽> [冥灯] 这里几乎没有人
[21:22] * 内维尔 于是回头看那人:“那么就用你 灵 敏 的鼻子来挑一家吧。”
[21:22] <暮挽> [冥灯] 搭在一小丘上的高台那围,有三个人正坐在那边喝茶中。
[21:22] <暮挽> [冥灯] 其中似乎有一位年轻的女子。
[21:23] * 内维尔 有些在意,认真看了看那一桌...
[21:24] <暮挽> [冥灯] 你看过去似乎并不认识。
[21:25] <暮挽> [冥灯] 在你看那桌人的时候,
[21:25] <暮挽> [冥灯] 那厚脸皮的家伙,已经坐在一家面前,拿着菜单开始滔滔不绝地点菜。
[21:26] * 内维尔 舒了口气,然后转身到正在滔滔不绝的人旁边找了把椅子。
[21:27] * 内维尔 坐定后,撑着脸听某人点菜...
[21:27] <暮挽> [冥灯] 他一口气点了十来道菜之后,才发现你的存在,笑脸问你,“哟,你要吃点什么?”
[21:27] * 内维尔 伸手要菜单
[21:28] * 内维尔 顺口问:“你吃的完么?”
[21:28] <暮挽> [冥灯] 他一手甩给了你,另外一只手翻着书,“我这次已经很腼腆地克制了不少。”
[21:29] <内维尔> “嗯,那么同样的就好。”
[21:30] <暮挽> [冥灯] “没想到你吃那么少呀……”他说完,又补充了几道菜。
[21:30] * 内维尔 早上根本就没吃饱:“我是怕你吃不完。”
[21:30] <暮挽> [冥灯] 在一旁的侍应一脸惊骇地看着你们,“两位确定要点这么多么?”
[21:31] * 内维尔 点头,挥手示意侍应快去
[21:32] <暮挽> [冥灯] 那侍应走开之后,他拉过你小声地说,“吾友内维尔,你觉得那边的女孩怎样?我觉得她纯真的眼睛里透射出睿智的辉彩呀。”
[21:33] * 内维尔 向他说的方向看去。
[21:33] <暮挽> [冥灯] 他所指的就是那高台那桌的人。
[21:34] * 内维尔 并没有多大兴趣:“是么?”
[21:35] <暮挽> [冥灯] “你看她那优雅的姿态!连空谷幽兰也不及她一半呀~~!”
[21:36] * 内维尔 找侍应在要了一杯茶,慢慢等菜,没打算接话
[21:36] <暮挽> [冥灯] “如此的女孩,你没动心?”
[21:37] <内维尔> “嘛,有一句话叫做,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21:37] * 内维尔 喝茶...
[21:37] <暮挽> [冥灯] 侍应把第一盘菜端上桌来,某人的筷子也第一时间夹了过去。
[21:38] * 内维尔 于是为食物而战,不甘落后的开始吃。
[21:38] <暮挽> [冥灯] “别吃这么快,小心咽着,”他说着,口和手都没有半分缓下。
[21:39] * 内维尔 虽然速度很快但是不失优雅的回击:“你才是,咽死在美女面前可是相当丢脸的。”
[21:40] <暮挽> [冥灯] 侍应一道一道菜地往你们这边端,但另他感觉到心寒的是,每次来到你们桌前都会发现之前的菜肴已经被风卷残云般消失了。
[21:40] <内维尔> “别那么快,客人就要有客人的样子。”
[21:40] <暮挽> [冥灯] “你是在说你吧?”
[21:41] <暮挽> [冥灯] 他摆出一副“来蹭饭的人不算客人”的样子抢着所剩无几的食物。
[21:41] <内维尔> “真是厚脸皮的家伙。”
[21:42] * 内维尔 加速。
[21:42] <暮挽> [冥灯] “呀……那坚果是我的!”
[21:42] * 内维尔 抢先吃掉
[21:43] <暮挽> [冥灯] 也就不到一个小时,连同料理和端菜的时间,你们所点的40多道菜(一共),现已一扫而空。
[21:43] <暮挽> [冥灯] “吾友……”
[21:44] <暮挽> [冥灯] 他悠闲地喝着绿茶,“怎么说呢?”
[21:44] <暮挽> [冥灯] “味道还不错。可是呀……”
[21:44] * 内维尔 同样喝茶中...
[21:45] * 内维尔 等待后半句
[21:45] <暮挽> [冥灯] “我怎么觉得还不够的说,你说我们是不是要多点几道……”他拿起了餐牌说着,指着上面,“这里还有几味菜没吃呀……”
[21:46] * 内维尔 挥手:“不了,我还想吃点其它的东西。”
[21:46] <内维尔> “你要你就自己点吧。”
[21:46] <暮挽> [冥灯] “难道你还有更好的提议?”
[21:47] <暮挽> [冥灯] “机会难得呀……”
[21:47] <内维尔> “没有,我只是想留着胃而已。”
[21:47] * 内维尔 挥手叫侍应算钱...
[21:49] <暮挽> [冥灯] “呃……”那侍应算了一下,“一共83个金币,4个银币。”
[21:50] * 内维尔 示意侍应低下头
[21:50] <暮挽> [冥灯] 那人拿起旁边几家的餐牌看着,“哦……似乎是最贵的一家呀,难怪这么好橱艺。”
[21:50] <暮挽> [冥灯] 那侍应低下头来。
[21:51] <暮挽> [冥灯] “请问您有什么吩咐呢?”
[21:51] * 内维尔 小声说:“记在尤特韦瑟家的账上就好。”
[21:52] * 内维尔 补充:“星夜侯爵...”
[21:52] * 内维尔 然后挥手叫他退下
[21:52] <暮挽> [冥灯] “恩,好的。”那侍应点了点头,在单上写了几个字。
[21:53] <暮挽> [冥灯] “吾友,这里看起来还有几家美味呀。”
[21:54] * 内维尔 扫了一下时之砂
[21:54] <内维尔> [时间
[21:54] <暮挽> [冥灯] 内维尔看见那个家伙,已经坐在远远地一家等着。
[21:54] <暮挽> [冥灯] [9时20]
[21:55] * 内维尔 思考母亲是不失要醒了,上前:“那么,我要先走了,你总会走出去吧?”
[21:55] <内维尔> [是...
[21:55] <暮挽> [冥灯] “啊?走怎么快呀。我口袋里没钱。”
[21:56] <内维尔> “[没钱不甘我的事。] 你走出皇城大门总不要钱吧。”
[21:57] <暮挽> [冥灯] “不过么。”他指着那单子,“我用了你的名字点了几味美食呀。”
[21:57] * 内维尔 嘴角抽搐...
[21:58] <暮挽> [冥灯] 在他旁边的那侍应正回头看着你,似乎在征询着你的意见。
[21:58] <内维尔> “我的名字?”
[21:58] <暮挽> [冥灯] “恩,恩。内维尔。”
[21:58] <内维尔> “......”
[21:59] * 内维尔 下定决心一般:“我想我有更好吃的东西给你。”挥手示意侍应退下。
[21:59] <暮挽> [冥灯] “哦?”
[21:59] <暮挽> [冥灯] 他站了起来。
[21:59] <暮挽> [冥灯] “那,就快走吧。”
[22:00] <内维尔> “真的很不错的东西哦,每个人吃过都流连忘返。”
[22:00] * 内维尔 向家里走去...
[22:01] <暮挽> [冥灯] “吾友!”
[22:01] <内维尔> “干嘛?”
[22:01] <暮挽> [冥灯] 他用书本拍打着你,“看呀!这就是宝贵的友情呀!”
[22:01] * 内维尔 心理盘算着怎么把饼干给这家伙解决掉:“是啊...的确宝贵。”
[22:02] <暮挽> [冥灯] 盘算着的人,总觉得路途短暂。
[22:03] <暮挽> [冥灯] 你觉得刚走出几步,家门已经到了。
[22:03] * 内维尔 站在门口深吸一口气
[22:04] <暮挽> [冥灯] “哇,这里是什么地方?”
[22:04] * 内维尔 “我家,”斜眼看,“你没听到么?”
[22:04] <暮挽> [冥灯] 他似乎在看新大陆那样研究着每处能够看到的地方。
[22:05] <暮挽> [冥灯] “哦,家……”他突然默然起来。
[22:05] * 内维尔 看着突然默然的某人,叹气
[22:06] * 内维尔 猜到了一些,于是微笑着:“进来吧。”
[22:06] <暮挽> [冥灯] 他似乎没有听到你的话。
[22:07] <暮挽> [冥灯] 当你再重复的时候,他才回应,“哦,食物呢?”
[22:07] * 内维尔 上去[报仇般]狠狠地拍了对方的头。
[22:07] * 内维尔 保持微笑:“进去再说。”
[22:08] <暮挽> [冥灯] 他立即朝后飘开几步,“吾友,你回家之后倍感兴奋么?”
[22:09] * 内维尔 没理会,去跟侍卫打招呼
[22:10] * 内维尔 简单的解释是一个朋友,准备带着他一起去常常母亲的手艺
[22:11] <暮挽> [冥灯] “内维尔殿下,心淬小姐已经吩咐我们和您说,‘墨菲尔殿下已经醒来了。’”
[22:11] * 内维尔 耸耸肩:“我知道了。[今天大概能逃过一劫,大概]”
[22:12] <暮挽> [冥灯] “内维尔,他们似乎在叫你‘甸虾’呀。”
[22:12] <暮挽> [冥灯] “怎么听上去觉得是食物……”
[22:12] <内维尔> “.....你脑袋里除了书和吃还有什么。”
[22:13] <暮挽> [冥灯] “还有那些可爱的小猫哦~”
[22:13] * 内维尔 快速向里走:“希望全部是老虎。你先到大厅来。”
[22:14] <暮挽> [冥灯] “哦。”
[22:14] <暮挽> [冥灯] 他说着,抱住那本不离手的书飘了过去。
[22:14] * 内维尔 指着大厅里的一个座位:“坐着。”
[22:15] * 内维尔 思考母亲醒来以后会去哪里...
[22:15] <暮挽> [冥灯] [或许是厨房,或许是你父亲的书房,或许是你父亲可能在的地方。]
[22:16] <暮挽> [冥灯] “这么大的地方,应该有放书的地方吧?”
[22:16] <内维尔> “有的。”
[22:16] <暮挽> [冥灯] “”
[22:16] <暮挽> [冥灯] “哦,是在哪里的?”
[22:17] * 内维尔 摇头:“现在不说这个,你坐着不要动。”
[22:17] <暮挽> [冥灯] “哦”
[22:17] <暮挽> [冥灯] “还有就是,我有一个问题。”
[22:17] <暮挽> [冥灯] “这么大的地方,应该有厨房的吧?”
[22:18] * 内维尔 动身去找父母,刚迈出一步,被叫住又回头补充:“千万别动,还有,你叫什么?”
[22:18] <暮挽> [冥灯] “暮挽·尘居~~”
[22:18] * 内维尔 听着名字的长度:“暮挽·尘居...中间呢?”
[22:19] <暮挽> [冥灯] “什么中间?”
[22:19] <内维尔> “父母的名字。”
[22:19] <暮挽> [冥灯] “没~”
[22:19] <内维尔> “没有?”
[22:20] <暮挽> [冥灯] “恩,啊。”
[22:20] * 内维尔 叹气:“我知道了,你别动。”
[22:20] <暮挽> [冥灯] “走动可以么?”
[22:21] <内维尔> “别出这个大厅。”
[22:21] * 内维尔 说完,走出门寻找附近有没有下人
[22:21] <暮挽> [冥灯] 门外,是有些仆人在走动的。
[22:21] * 内维尔 叫住两个
[22:22] <暮挽> [冥灯] “内维尔殿下?”
[22:22] * 内维尔 吩咐:“听好,把里面那个怪人,不,客人看好,别让他在房子里乱窜。”
[22:23] <内维尔> “知道了?”
[22:23] <暮挽> [冥灯] “是的,殿下。”
[22:24] * 内维尔 然后继续叹气去寻找父母。
[22:25] <内维尔> [先去书房找...
[22:25] <暮挽> [冥灯] 你听一些仆人说,看见墨菲尔去了优涅的书房。
[22:25] * 内维尔 去书房
[22:26] <暮挽> [冥灯] 当你一推开门,你就看见书案的两边正分别坐 立着两个人。
[22:26] * 内维尔 确定两人都在
[22:27] * 内维尔 行礼:“早上好。父亲,母亲。”
[22:27] <暮挽> [冥灯] “内维尔殿下日安。”站着的那人一看见你进来,立即退到一旁向你鞠躬。
[22:27] * 内维尔 察看一边的人。
[22:27] <暮挽> [冥灯] 你定眼一看,是你家的大总管,格莱哈姆?冬月?菲修斯。
[22:28] * 内维尔 看向剩下的一人
[22:28] <暮挽> [冥灯] 正是你那父亲。
[22:28] * 内维尔 行礼:“父亲,你有看到母亲么?”
[22:28] <暮挽> [冥灯] 优涅抬头看着你,“我儿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22:29] <暮挽> [冥灯] “听格莱哈姆说,你似乎还带了一位朋友归来?”
[22:29] * 内维尔 “嗯。[消息真灵通]”
[22:30] <暮挽> [冥灯] “我可爱的小东西,怎么这么快就要找你母亲呀?”
[22:30] <暮挽> [冥灯] 优涅看上去有点伤心的样子。
[22:31] * 内维尔 无视:“我的朋友想常常母亲的手艺。”
[22:31] <内维尔> [于是开始误字...
[22:32] <暮挽> [冥灯] “咏月她在厨房里忙着呢。”
[22:32] * 内维尔 黑线:“曲奇还是蛋糕?”
[22:33] * 内维尔 挑着词问。
[22:33] <暮挽> [冥灯] “蛋糕呀,我的爱。”
[22:34] <暮挽> [冥灯] “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喜欢你母亲的橱艺了?”
[22:34] <内维尔> “我对母亲厨艺的态度跟您的一样,我的父亲。”
[22:35] <暮挽> [冥灯] 优涅笑着,“好好地招待你的朋友,别让外面的人说尤特韦瑟不懂得款待客人哦。”
[22:36] * 内维尔 转身去厨房:“知道了,那么,我就去找母亲了。”
[22:36] <暮挽> [冥灯] 优涅挥了挥手。
[22:36] * 内维尔 蠕动去厨房:“再怎么样也实在不想接近这个地方。”
[22:37] <暮挽> [冥灯] 但你还是来到了厨房,不过你听到里面传来各种碰撞的声音,还有你母亲的声音。
[22:37] <暮挽> [冥灯] 是吼声……
[22:38] * 内维尔 黑线,小心的推开厨房的门
[22:39] <暮挽> [冥灯] 当一开门,一黑物就飞向你的面门。
[22:39] * 内维尔 闪避
[22:39] * 内维尔 向左站了一些
[22:39] * 内维尔 察看情况
[22:40] <暮挽> [冥灯] 你躲开之后,就听到你母亲的吼声,“内维尔!我知道是你了!”
[22:40] <暮挽> [冥灯] “快出来!”
[22:40] * 内维尔 老老实实的站进去。
[22:40] <内维尔> “早上...恩...好,母亲。”
[22:41] * 内维尔 犹豫着还是说出了好字...
[22:41] <暮挽> [冥灯] 你看见你的母亲正提着两个平板锅,怒气冲天的样子,“说!是不是你偷吃的!”
[22:41] <内维尔> “偷吃?”
[22:41] * 内维尔 疑惑问[谁会偷吃那种东西,活腻了?]
[22:41] <暮挽> [冥灯] 墨菲尔指着桌面那半成品的蛋糕,显然被人吃掉了一大半。
[22:42] <暮挽> [冥灯] “还有!那些果冻布丁!”
[22:42] <希雅> “哥哥,哥哥”
[22:42] * 内维尔 违心的说:“别生气母亲,这说明您的蛋糕相当的受欢迎。”
[22:42] * 希雅 从母亲背后闪出来,去拉哥哥的衣服……
[22:42] * 内维尔 然后向右让了一大步,把小鬼隔开。
[22:43] <暮挽> [冥灯] “恩,说得也对呀……”墨菲尔开始思索着,“但是,偷吃是错的!”
[22:43] * 希雅 于是扑空了,摔到地上看着母亲哭……
[22:43] <暮挽> [冥灯] “而且那人还把那边那坛酒喝了一半!”
[22:44] <暮挽> [冥灯] “实在不可原谅!”
[22:44] <希雅> “555……母亲……”
[22:44] <内维尔> “嗯,一定是哪个下人忍不住偷吃了。您的手艺也不是人人的尝得到的。”
[22:44] <内维尔> “酒?什么酒?”
[22:44] * 内维尔 关心起来。
[22:44] <暮挽> [冥灯] “我一定要把他逮住的!”
[22:45] * 内维尔 安慰:“先别生气,这件事可以慢慢解决。我还有事情找母亲。”
[22:46] <暮挽> [冥灯] 墨菲尔心疼地抱起那坛,“我陈粮了200年的烧刀子呀……”
[22:46] * 内维尔 听到酒的名字,语气突然变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22:47] <暮挽> [冥灯] “大概十多分钟前的事吧?小灵突然来找我。”
[22:47] <暮挽> [冥灯] “诶?”墨菲尔忽然发现了什么似的,“小灵呢?”
[22:48] * 希雅 在地上哭……
[22:48] <内维尔> “10分钟?烧刀子的味道不失那么容易消掉的,现在察起还来得及!”
[22:48] <希雅> “555……哥哥……摔我……”
[22:48] * 内维尔 于是说着回头再看希雅,黑线
[22:48] <暮挽> [冥灯] “啊,我可怜的小灵。”
[22:48] * 希雅 在母亲怀里哭诉
[22:49] <暮挽> [冥灯] 墨菲尔放下那坛酒,紧紧地抱住希雅
[22:49] <暮挽> [冥灯] “别哭~~别哭。乖哦。”
[22:49] * 内维尔 岔开话题:“现在开始找吧,把人全部集中在大厅。”
[22:50] <暮挽> [冥灯] “恩。”
[22:50] <内维尔> “相信并不会很难的。”
[22:50] * 内维尔 突然想起:“对了,我有个朋友也在大厅,他说要尝尝母亲的手艺。”
[22:51] <暮挽> [冥灯] 墨菲尔站了起来,拍了拍说,“格莱哈姆!”
[22:52] <内维尔> [拍了拍啥..
[22:52] <暮挽> [冥灯] 下个片刻,突然有一个人影出现在你们身后,“殿下有什么吩咐?”
[22:52] * 内维尔 想着想着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22:52] * 内维尔 已经习惯这位管家的突然出现了
[22:54] <暮挽> [冥灯] “把所有人都集中到大厅!”
[22:55] <暮挽> [冥灯] 墨菲尔大声地对格莱哈姆吩咐着。
[22:55] * 内维尔 听到母亲的话:“那么母亲,我也先去大厅了。”
[22:55] * 希雅 偷偷将酒洒在手上一些,然后用哥哥的衣服擦手……
[22:56] * 内维尔 于是避开小鬼
[22:56] <希雅> “哥哥我要抱抱!”
[22:56] * 内维尔 黑线
[22:56] <暮挽> [冥灯] “内维尔!你该多照顾一下你的妹妹哦!”
[22:57] <内维尔> “那个...小灵乖,大厅里有个叔叔又很多书哦。”
[22:57] <希雅> “哥哥不喜欢我么……”
[22:57] * 内维尔 硬着头皮说:“不会。”
[22:58] * 希雅 伸手要哥哥抱
[22:58] * 内维尔 黑线犹豫...
[22:58] <暮挽> [冥灯] 此时,格莱哈姆已经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内了。
[22:59] * 内维尔 干脆逃跑:“我那朋友好像等久了,我还是先走好了。”
[22:59] <暮挽> [冥灯] 墨菲尔提起希雅塞向内维尔,“你们两个先到外面玩吧,我要从新做一个蛋糕。”
[22:59] * 内维尔 动作慢了一点
[23:00] * 希雅 于是得意的捏着哥哥的脸
[23:00] * 内维尔 忍耐:“我先走了。”转身出门
[23:00] <暮挽> [冥灯] 门被内维尔关上了。
[23:01] * 内维尔 出门后就将希雅以手臂最长距离隔开,然后就这么一路走向大厅。
[23:01] <暮挽> [冥灯] 烧刀子的味道已经粘染上内维尔的脸了。
[23:02] * 希雅 手在哥哥衣服上抓
[23:02] <希雅> “放我下来啦……”
[23:02] * 希雅 被这样举着,很难受
[23:02] <暮挽> [冥灯] 当你们走向大厅的时候,看见一些侍卫和仆人都向大厅的方向走去。
[23:02] * 内维尔 于是很干脆的放下来
[23:03] * 希雅 生气的跑开去找母亲了
[23:03] <希雅> “坏哥哥……”
[23:03] * 内维尔 已经猜到希雅的小把戏了,首先还是去找那个....恩... 暮挽
[23:04] * 内维尔 在大厅的人群中搜寻
[23:05] <暮挽> [冥灯] 你不见暮挽的身影。
[23:06] * 内维尔 黑线
[23:06] * 内维尔 忍住骂人的冲动,思考后,向最有可能的地方摸过去
[23:07] * 内维尔 先去书最多的地方
[23:08] <暮挽> [冥灯] 你冲向了你家的图书馆,门半掩着。
[23:08] * 内维尔 哐当哐当的走进去找人
[23:09] <暮挽> [冥灯] 刚进去,你就看见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在翻动着你们家的藏书。
[23:10] * 内维尔 抢下对方手里的书放回原处,然后把人拉出去
[23:10] <暮挽> [冥灯] “诶!等一下!我还差247页就看完那本书了!”
[23:11] <内维尔> “没有理由!”
[23:11] * 内维尔 正在心烦...
[23:12] * 内维尔 拖拉到大厅门口,抚额头:“好吧,你刚刚除了书房还去了哪里没有?”
[23:12] <暮挽> [冥灯] “没!”
[23:13] * 内维尔 怀疑的看。
[23:13] <暮挽> [冥灯] 暮挽一脸真诚。
[23:14] <暮挽> [冥灯] 眼睛里闪动着纯洁的光芒。
[23:14] <内维尔> “姑且相信你,如果你要是真的做了什么事,捉到了可不是一句两句话就能解决的。”
[23:14] <暮挽> [冥灯] “不会捉到的。”
[23:14] * 内维尔 黑线:“你什么意思...”
[23:15] <暮挽> [冥灯] “怎么了?好多人去大厅?午饭时间了吗?”
[23:15] * 内维尔 扯回话题:“喂,我说...好吧...那是在捉贼。”
[23:15] <暮挽> [冥灯] 暮挽说着,就向大厅的方向飘了过去。
[23:16] * 内维尔 扯住某人的袍子后摆
[23:16] <暮挽> [冥灯] “恩,不对!”
[23:16] <暮挽> [冥灯] “烧刀子。”
[23:16] <暮挽> [冥灯] 他回头盯着你看。
[23:16] <内维尔> “你怎么知道是烧刀子?”
[23:17] <暮挽> [冥灯] “因为好喝呀。”
[23:17] <内维尔> “刚刚你去过厨房没有?
[23:17] <暮挽> [冥灯] “没。”
[23:17] * 内维尔 车回来认真问。
[23:18] <内维尔> “那怎么知道。”
[23:18] <希雅> “母亲,哥哥在这里……”
[23:18] * 希雅 被母亲抱着,指着哥哥的方向
[23:18] <暮挽> [冥灯] “因为是吃的,喝的……呀……”
[23:18] <内维尔> “我就说你怎么知道是烧刀子不是其他的。”
[23:19] <暮挽> [冥灯] 墨菲尔朝这边走了过来。
[23:20] * 内维尔 松开墓挽的衣服:“母亲。”
[23:20] <暮挽> [冥灯] “哦……我儿呀……”
[23:21] <暮挽> [冥灯] 墨菲尔放下希雅,慢慢地靠近你,“怎么,我好像问到烧刀子的味道了?”
[23:22] * 内维尔 很诚实的说:“刚刚希雅 不 小 心 把酒擦在我身上了。”
[23:22] <希雅> “酒?是哥哥刚才喝的东西么?”
[23:22] <内维尔> “看来母亲这个喜好遗传的很好么,小灵也很喜欢的样子,弄得一手都是。”
[23:22] * 希雅 纯真的回答……
[23:22] * 内维尔 黑线
[23:23] * 希雅 摊开手
[23:23] <暮挽> [冥灯] “小灵?”
[23:23] * 内维尔 怒视小鬼头...
[23:23] * 希雅 示意母亲去闻
[23:23] <暮挽> [冥灯] 墨菲尔的眼神变得很可怕。
[23:23] * 内维尔 感到空气开始变质
[23:24] <暮挽> [冥灯] 暮挽已经不知去向了。
[23:24] * 内维尔 于是感到头痛的厉害...
[23:24] <暮挽> [冥灯] “原来是你呀!”
[23:25] <暮挽> [冥灯] “哼!一会儿别想吃我的糕点!”
[23:25] <希雅> (- -
[23:25] * 内维尔 舒了口气
[23:25] <暮挽> [冥灯] “小灵乖!一会儿,我都给你吃。”
[23:26] * 希雅 GJ太瞬间崩溃
[23:27] <内维尔> “我朋友好像不见了,我去找找他。”
[23:27] <暮挽> [冥灯] “还有你!”墨菲尔抱起了希雅,回头看着内维尔,“接下来一月内,你最好给我买回十坛好酒。”
[23:27] <暮挽> [冥灯] “否则……哼哼!”
[23:27] * 内维尔 “知道了母亲。”说完人就不见了。
[23:27] * 希雅 绝望的被母亲抱走了……
[23:27] * 内维尔 去厨房察看...
[23:27] * 希雅 怨恨的看着哥哥……
[23:29] <暮挽> [冥灯] [你看见墨菲尔正高兴地在打蛋中。]
[23:30] * 内维尔 确定有没有其他人
[23:30] <暮挽> [冥灯] 还有被放到桌面上但有走不下来的希雅。
[23:30] * 内维尔 小心的去察看烧刀子剩下的是否还在
[23:32] <暮挽> [冥灯] 那么希雅看见内维尔鬼鬼祟祟地走了进来。
[23:32] <暮挽> [冥灯] 并且有靠近酒坛的迹象。
[23:33] * 希雅 轻轻摇母亲
[23:33] * 希雅 偷偷指
[23:33] <暮挽> [冥灯] “恩?”
[23:33] <暮挽> [冥灯] “小雷,你好久没有锻炼身体了吧?”
[23:33] * 内维尔 抖...
[23:34] <暮挽> [冥灯] 内维尔突然听到背后传来金属敲击的声音
[23:34] * 内维尔 抢着看了一眼酒坛的满载情况
[23:35] <暮挽> [冥灯] [里面已经全没了。]
[23:35] * 内维尔 然后没有回头,冲出门去...
[23:35] <暮挽> [冥灯] 可是,内维尔发现
[23:35] <暮挽> [冥灯] 门已经关上了
[23:35] <内维尔> [好吧..
[23:36] <暮挽> [冥灯] 一头撞上的是母亲大人的两个平底锅
[23:36] <内维尔> [侦探真不容易做
[23:36] <暮挽> [冥灯] 于是厨房里,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而大厅那边,一群仆人和侍卫无辜地等了大半天。
[23:36] <暮挽> [冥灯] - - - - - - SAVE - - - - - - -

創作者介紹

DDDD

seg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