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亡者: DM SAY:——————————骷髅分割线——————————
无名亡者: DM SAY:看起来厚重的铁门轻轻一推,就顺畅的打开了
无名亡者: DM SAY:只发出轻微的声音
* 罗伯特||战士 向里瞧
罗伯特||战士: .r d20 侦察
DnDBot: 罗伯特||战士 投擲 侦察: 1d20=(6)=6
* 夜风|侠盗 小声“大家准备好家伙”
罗伯特||战士: 小声“你能感觉到什么吗?”
* 艾利|法师 紧了紧手中的十字弓没,小心的躲在展示背后.
* 夜风|侠盗 接着灯光,向里观望……
夜风|侠盗: .r d+10 spot
DnDBot: 夜风|侠盗 投擲 spot: 1d20+10=(20)+10=30
夜风|侠盗: (哈哈哈……
罗伯特||战士: (爆发了。。。
无名亡者: DM SAY:在灯光照耀下,门里面则是一个不算很大的房间,长宽都是30英尺。
无名亡者: DM SAY:在房间的右边有一道破旧的木门,而正对面的墙壁上有一幅破破烂烂的挂毯,旁边的角落里散放着几个木桶
无名亡者: DM SAY:空气中依然有那种略带霉味和臭味的气息,而地面上则干燥多了。
无名亡者: DM SAY: ■■■■■■■■
无名亡者: DM SAY: ■○○    ■
无名亡者: DM SAY: ■○     ■
无名亡者: DM SAY: ■      ■
无名亡者: DM SAY: ■      |
无名亡者: DM SAY: ■      ■
无名亡者: DM SAY: ■      ■
无名亡者: DM SAY: ■--■■■■■
艾利|法师: “有人么?”
无名亡者: DM SAY:房间里没有任何活动的东西
* 罗伯特||战士 轻轻走进去
* 艾利|法师 探了探脑袋。
夜风|侠盗: “嘘,你喊地精出来吗》艾利!”
* 罗伯特||战士 沿着左边的墙壁,慢慢走到木桶旁边
* 夜风|侠盗 静静的潜行进去,无声无息……
* 罗伯特||战士 观察一下木桶
* 艾利|法师 被精灵训斥,缩到一边.
无名亡者: DM SAY:三个木桶中的其中一个桶装满了污浊发霉的脏水
无名亡者: DM SAY:水已经变成黄绿色
无名亡者: DM SAY:如果喝一口
无名亡者: DM SAY:显然就是对无数微生物进行种族大屠杀
* 夜风|侠盗 把灯放在房间中间,悄悄向右边的门走去……
* 夜风|侠盗 来到门边,仔细检查那扇门……
无名亡者: DM SAY:门是普通的木板门
无名亡者: DM SAY:薄薄的大约2寸厚的木板
* 艾利|法师 感觉房间有一些臭味就是从桶里散发出来的,皱了皱鼻子
夜风|侠盗: .r d+8 search
DnDBot: 夜风|侠盗 投擲 search: 1d20+8=(4)+8=12
无名亡者: DM SAY:门上似乎没有装锁
无名亡者: DM SAY:看起来也没有什么机关的样子
罗伯特||战士: (其他两个桶呢?
* 艾利|法师 察看其他两个桶
* 夜风|侠盗 把耳朵贴上去,听听门那边的动静……
夜风|侠盗: .r d+10 lis
DnDBot: 夜风|侠盗 投擲 lis: 1d20+10=(15)+10=25
无名亡者: DM SAY:另外两个桶是空的
无名亡者: DM SAY:底部的垃圾的土说明已经许久没有装过东西了
* 罗伯特||战士 走到挂毯前,揭开挂毯看看
* 艾利|法师 敲了敲空桶,听着空荡荡的声音,无趣的看向战士
无名亡者: DM SAY:门那边有很细微的声音传来
无名亡者: DM SAY:但是似乎距离比较远
无名亡者: DM SAY:不是门背后来的,而是更远一点的地方
* 夜风|侠盗 静静的潜回队友处,示意大家靠拢……
罗伯特||战士: 小声叫盗贼”过来这里“
* 艾利|法师 躲在战士背后
罗伯特||战士: ”挂毯后面有个门”
夜风|侠盗: “怎样?大家有什么发现吗?”
艾利|法师: “去门里藏一下?”
艾利|法师: “够我们进去么?”
罗伯特||战士: “有锁啊。。”
夜风|侠盗: “等等,我们汇集一下信息。罗伯,你刚才说什么?”
罗伯特||战士: “谁会开锁?试试看”
罗伯特||战士: “挂毯后面有个们,不过锁住了。。”
夜风|侠盗: “右边门后有动静,有什么活物在那”
夜风|侠盗: “现在,我们是先去哪一边?”
罗伯特||战士: “嗯,我们先把右边门堵上,检查下铁门先。。”
无名亡者: DM SAY:.here
夜风|侠盗: “艾利你说呢?”
DnDBot: 无名亡者 神秘地投了一把骰子
艾利|法师: “先驱看看铁门吧。”
* 艾利|法师 思考了一下,说
夜风|侠盗: “牧师呢?”
罗伯特||战士: ”等我先把那边堵上。“
艾利|法师: “也许我们可以把它们堵在外面。”
* 罗伯特||战士 走去搬起一个空桶,堵在木门前
罗伯特||战士: (要不要投力量?
无名亡者: DM SAY:(不必,你那力气……
艾利|法师: [有一个是满的...
罗伯特||战士: “有一个装满水的,怕般不动。。”
夜风|侠盗: “把三个桶都搬过去,罗伯”
夜风|侠盗: (就是要它的重量啊,要不然怎么堵……
* 艾利|法师 对战士要去搬臭水表示同情.
无名亡者: DM SAY:桶大约3尺高
罗伯特||战士: .r 1d20+4 般水桶
DnDBot: 罗伯特||战士 投擲 般水桶: 1d20+4=(7)+4=11
无名亡者: DM SAY:装满水的话,估计不下500磅
罗伯特||战士: (500磅还能搬动。。。hoho
夜风|侠盗: (战士抗的动吗?……
罗伯特||战士: (我的搬离值是600
无名亡者: DM SAY:你们看着战士哼嗤哼嗤的把水桶挪了过去
* 罗伯特||战士 如此把三个桶都堵在木门前面
* 罗伯特||战士 呼呼,很重啊
* 罗伯特||战士 擦汗~~
* 艾利|法师 看到被臭水溅到的战士....表示更多的同情...
夜风|侠盗: “好了,我们来对付这扇铁门吧……”
* 罗伯特||战士 看看铁门,“这个我就不在行了。。”
* 夜风|侠盗 走到铁门边,照例先检查一番……
* 罗伯特||战士 戒备的盯着被堵住的木门
夜风|侠盗: .r d+8 ser
DnDBot: 夜风|侠盗 投擲 ser: 1d20+8=(8)+8=16
* 艾利|法师 期待着看着贼:“还是精灵姐姐厉害呐..."
无名亡者: DM SAY:门的铁板大约有4寸厚,结实的跟金库似的
无名亡者: DM SAY:上面的锁似乎也是保险箱级别的
无名亡者: DM SAY:虽然过了不知多少时光,却没有锈住
无名亡者: DM SAY:门上没有发现什么其他机关
夜风|侠盗: “有意思,保养的很好的门啊……根保险库似的……”
* 罗伯特||战士 专心盯着木门
夜风|侠盗: “好,看我弄开你……”
* 夜风|侠盗 于是取出工具,小心的开锁……
夜风|侠盗: .r d+8 开锁
DnDBot: 夜风|侠盗 投擲 开锁: 1d20+8=(3)+8=11
无名亡者: DM SAY:锁的设计很奇特,你又拨又钩折腾了半天,却没什么进展
无名亡者: DM SAY:于是你很想知道这锁用的什么钥匙
* 罗伯特||战士 看着精灵满脑门子汗偷偷乐
夜风|侠盗: (能再开一次吗?
无名亡者: DM SAY:(可以
无名亡者: DM SAY:(不怕花时间的话,随意
* 夜风|侠盗 对在这扇门前出糗感到很恼火,发誓要打开它……
夜风|侠盗: “该死的门”
夜风|侠盗: .r d+8 开锁
DnDBot: 夜风|侠盗 投擲 开锁: 1d20+8=(8)+8=16
* 艾利|法师 靠在墙上静静的等...
* 罗伯特||战士 捂着嘴怕会笑出声来。。
无名亡者: DM SAY:这次你觉得似乎摸到了点门道,但还是没有弄开
提尔莫|传说中的牧师: (花点时间取20嘛- -
* 夜风|侠盗 觉得满脑门的汗,深吸了一口气,静下心来慢慢开……
* 艾利|法师 鼓励精灵:“再试试!”
夜风|侠盗: (取20好了……DM……
罗伯特||战士: (感觉你可能打不开这把锁。。。
夜风|侠盗: (要两分种吧?……
无名亡者: DM SAY:你使出浑身解术,把你学过的所有技巧挨个试了一遍
无名亡者: DM SAY:但锁纹丝不动
* 罗伯特||战士 瞧瞧精灵,瞧瞧木桶,把装满水的木桶倾倒,看看里面有没有钥匙
无名亡者: DM SAY:大量臭水发出响亮的哗啦声撒了一地
* 夜风|侠盗 感到很沮丧,无奈的走回队友处……
DnDBot: 无名亡者 投擲 1d20+3=(1)+3=4
* 艾利|法师 看着战士倒脏水,没来的急躲开,被水溅到了裤脚...
罗伯特||战士: (1。。。。。
夜风|侠盗: “那锁很高级,看来我们的找到钥匙才能进去了”
* 艾利|法师 有点生气地蹬着战士
无名亡者: DM SAY:你们看到桶内壁上有厚厚一层附着物
无名亡者: DM SAY:恶心的很
无名亡者: DM SAY:桶底下似乎有几个小突起
无名亡者: DM SAY:每个大约1寸直径
* 夜风|侠盗 觉得奇怪,检查那层附着物……
* 罗伯特||战士 捏着鼻子,用匕首捅捅那几个突起物
* 夜风|侠盗 检查桶……
无名亡者: DM SAY:附着物粘呼呼的,不知是什么真菌还是藻类
无名亡者: DM SAY:桶底的突起稍微一撬,就掉了下来
* 罗伯特||战士 拿起来看看。。
* 罗伯特||战士 很恶心的说。。。
夜风|侠盗: “小心点,是什么?”
* 艾利|法师 后退了一步...感到恶心
艾利|法师: “也许是钥匙
无名亡者: DM SAY:这东西拿手上滑溜溜的,很不舒服
无名亡者: DM SAY:但是从背面看,是一个有花纹的金属圆片
* 罗伯特||战士 用匕首刮刮干净
夜风|侠盗: “会有这样的钥匙吗……”
* 夜风|侠盗 表示怀疑^……
无名亡者: DM SAY:刮掉附着物,才看出这是一个硬币
无名亡者: DM SAY:但是上面的图案不是现在通用的任何一种
无名亡者: DM SAY:银质的表面已经发黑了
艾利|法师: ”能给我看看么?”
* 罗伯特||战士 丢给法师“你瞅瞅,是啥鬼东西。。”
夜风|侠盗: “嘿,这是什么?看起来象古老的钱币?”
* 艾利|法师 抱着已经吃到毒药就把瓶子一起吞下去的心理接过硬币
* 艾利|法师 仔细察看
夜风|侠盗: “艾利,看得出来是什么时候的吗?”
* 罗伯特||战士 四处瞅,试图找出啥线索
无名亡者: DM SAY:(历史知识?
艾利|法师: .r 1d20+7 历史
DnDBot: 艾利|法师 投擲 历史: 1d20+7=(20)+7=27
无名亡者: DM SAY:(又一个爆发的……
罗伯特||战士: (。。。第二个爆发的。。。
夜风|侠盗: (……cool
艾利|法师: [我不是故意的...
夜风|侠盗: (欢迎,多来几次……
无名亡者: DM SAY:法师凭借丰富的历史知识,认出这些钱币是几百年前的古代小王国所使用的通用货币
无名亡者: DM SAY:这种小王国当时在布罗姆平原上数量相当众多,不过此王国后来被卡西斯王国所兼并。
无名亡者: DM SAY:这些钱币在现在早已无法使用,但颇具收藏价值
无名亡者: DM SAY:如果在专门收集这些古董的收藏家那里,应该能卖出好价钱
夜风|侠盗: “怎样?艾利”
* 艾利|法师 用一只有手拿着硬币,另一只手背小心的擦了擦脸上的汗:“幸亏以前有听老师的课。”
艾利|法师: “这东西可以买个好价钱。”
艾利|法师: “但是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这可是古董级的”
* 罗伯特||战士 兴高采烈的把其余几个全清理干净,嗯嗯
* 夜风|侠盗 觉得不爽“你刚才是在讽刺我以前没跟师父认真学习吗?”
* 夜风|侠盗 危险的眯起了眼睛,盯着法师……
* 艾利|法师 连忙摇手:“不是,如果你们遇上一个老师批评你的是超你扔火球的话,你也会认真听课的。”
无名亡者: DM SAY:你们把所有突起都撬下来擦净
无名亡者: DM SAY:一共有12枚
无名亡者: DM SAY:都是一样的银质古币
罗伯特||战士: “嗯嗯,起码有所收获了,夜风先收着吧,出去后卖掉分钱哦。。”
* 艾利|法师 伸头去看战士手上的硬币:“分赃么?”
夜风|侠盗: “你那是什么老师……”
艾利|法师: “oye~外快~”
* 罗伯特||战士 把所有的硬币都交给夜风先
夜风|侠盗: “艾利先带着把……”
夜风|侠盗: (我在轻载上限……
罗伯特||战士: “谁拿着都一样拉,不过我觉得这个铁门后面。。有更多好东西呢。。”
* 艾利|法师 退给精灵,吐了吐舌头:“给战士,我不想再碰恶心的东西了。”
* 罗伯特||战士 摇摇头,“好东西还不要,如此我收着先。。”
* 夜风|侠盗 把钱币丢给战士“收好了。想进铁门,就去找钥匙吧”
* 罗伯特||战士 把壁毯拿起来仔细研究研究,说不定有啥线索。。
无名亡者: DM SAY:挂毯已经腐朽了
无名亡者: DM SAY:稍微一拉就破裂开来
夜风|侠盗: (晕,刚掉了……
夜风|侠盗: (我到木门旁听动静……
* 罗伯特||战士 仔细摸摸破壁毯有没有藏着钥匙
夜风|侠盗: .r d+10 lis
DnDBot: 夜风|侠盗 投擲 lis: 1d20+10=(2)+10=12
无名亡者: DM SAY:木门前面有三个大大的木桶堵着
罗伯特||战士: (败啊。。。
夜风|侠盗: (不是已经推了吗?
无名亡者: DM SAY:你什么也没听到
* 夜风|侠盗 对同伴“看来我们只有一条路了,走着边吧……”
* 罗伯特||战士 过去使劲推拉一下铁门,试试看
罗伯特||战士: .r 1d20+4 力量
DnDBot: 罗伯特||战士 投擲 力量: 1d20+4=(2)+4=6
无名亡者: DM SAY:门显然很结实,你差点扭了手腕
* 罗伯特||战士 很郁闷的走开
夜风|侠盗: “好了罗伯,别跟铁门费劲了。来把桶搬开……”
* 罗伯特||战士 把桶挪开,顺便翻过来看看桶底有没啥东西
* 艾利|法师 跟着战士一起看
无名亡者: DM SAY:你从桶底倒出大量垃圾
无名亡者: DM SAY:以及一只可怜的小耗子
无名亡者: DM SAY:它尖叫的逃走了
无名亡者: DM SAY:一头扎进墙角的洞里面
* 夜风|侠盗 拿出弓箭,很黑线的看着战士的行为……
* 罗伯特||战士 很失望。。。
夜风|侠盗: “罗伯,过来这边。准备开门!”
* 罗伯特||战士 凑过去,趴下向洞里瞧瞧
* 艾利|法师 更失望...
无名亡者: DM SAY:你看到一双贼溜溜的小眼睛怯生生的看着你,真正的大眼瞪小眼
* 夜风|侠盗 恼火的走过去,踢了战士屁股一脚
* 罗伯特||战士 生气地站起来“几百岁了,还这样火爆。。”
夜风|侠盗: “罗伯,别在这儿浪费时间,继续向前!”
* 罗伯特||战士 拿出巨斧,走到木门前
* 艾利|法师 谈了口气:“没有其他的路了。”
夜风|侠盗: “满点开门”
罗伯特||战士: 嘴里嘟囔“说不定钥匙被老鼠拉走了呢。”
* 夜风|侠盗 在战士身后架好弓箭……
* 罗伯特||战士 轻轻把门拉开
无名亡者: DM SAY: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无名亡者: DM SAY:但声音还不算很大
无名亡者: DM SAY:门后是一条大约20尺长,10尺宽的通道
无名亡者: DM SAY:和你们进来时那条差不多
艾利|法师: “我还是走中间”
* 艾利|法师 说着跟在贼后面
* 罗伯特||战士 慢慢的前进,
无名亡者: DM SAY:通道尽头是一扇虚掩的木门
无名亡者: DM SAY:从门缝里有恶心的谈笑声传来
夜风|侠盗: “停下,我先去看看”
* 罗伯特||战士 走到木门前,示意盗贼去听听
无名亡者: DM SAY:(地精语,都谁懂?
* 夜风|侠盗 上前检查木门及周围……
夜风|侠盗: (懂……
艾利|法师: (我..
罗伯特||战士: (不懂。。
* 艾利|法师 走上去贴着木门听...
夜风|侠盗: .r d+8 ser
DnDBot: 夜风|侠盗 投擲 ser: 1d20+8=(12)+8=20
艾利|法师: .r 1d20 同上
DnDBot: 艾利|法师 投擲 同上: 1d20=(11)=11
夜风|侠盗: (法师退回去……
艾利|法师: [555...
夜风|侠盗: “嘘,有声音。是地精”
夜风|侠盗: “扎可比大人真行……”
夜风|侠盗: “抓人要赎金,真是好点子……”
* 艾利|法师 同样听到了话,但只是等着精灵慢慢的重复
夜风|侠盗: “不错,不过不能把小个子脑袋切下来真遗憾……”
* 艾利|法师 小声:“笑的真恶心。”
罗伯特||战士: 悄悄的对盗贼说“我们把桶滚过来,用桶把门撞开。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无名亡者: DM SAY:你们还听到很清晰的吧唧声,似乎是吃东西的声音
* 夜风|侠盗 转头看同伴“看来,我们找到贼窝了……”
夜风|侠盗: 不行,桶滚动声音太大了……
罗伯特||战士: “你能听出里面有几个人吗?”
* 艾利|法师 小心的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夜风|侠盗: “他们会听到”
艾利|法师: “小点声音。”
夜风|侠盗: “先让我听听有多少人……”
* 夜风|侠盗 贴耳朵过去,仔细仔细听……
夜风|侠盗: .r d+10 lis
DnDBot: 夜风|侠盗 投擲 lis: 1d20+10=(9)+10=19
罗伯特||战士: (。。要求直接取20好了。。
无名亡者: DM SAY:从谈话声判断,地精们都在门后左前方的位置
夜风|侠盗: (对,听两分种,取20好了……
无名亡者: DM SAY:距离门大约30多尺
无名亡者: DM SAY:似乎有三只
夜风|侠盗: “他们在门后左前方……距门30尺左右,3只……”
罗伯特||战士: “直接冲进去突袭好了,我们应该打得过三个小绿皮的。”
夜风|侠盗: “法师,要不我们把他们引出来干掉……”
* 艾利|法师 点了点头,抽出刚刚已经上好的十字弓
艾利|法师: “我认为应该给他们来个措手不及。”
罗伯特||战士: “那就引到刚才那个房子里。。”
夜风|侠盗: “罗伯,门后埋伏。牧师,照顾好法师”
艾利|法师: “怎么引过去?”
夜风|侠盗: “在这儿就行了……”
夜风|侠盗: “看我的……”
* 罗伯特||战士 握紧巨斧,等待
* 夜风|侠盗 走到门边,用娇弱的女声说地精语:
* 艾利|法师 看着贼:“万一他们不上钩.....”话说到一半,贼已经冲出去了....
夜风|侠盗: “哎哟,救命,救命……”
* 艾利|法师 感到有点寒冷...紧了紧领口...
* 罗伯特||战士 觉得好恶。。。
* 夜风|侠盗 边说边后退……
无名亡者: DM SAY:(地精语)“谁!”
* 罗伯特||战士 准备。。。
* 艾利|法师 看到贼后退,赶紧跑回之前的房间
夜风|侠盗: “救救我,救救我……”
夜风|侠盗: (法师别退远了……
* 夜风|侠盗 准备瞄准……
无名亡者: DM SAY:(另一个地精语音)“等等,扎克比老大说不管谁都要对口令。”
无名亡者: DM SAY:(第三个语音)“对对,老大这么说过。”
夜风|侠盗: “救命啊,我不行了,有……”
无名亡者: DM SAY:(第一个)“口令是什么来着……恩……对了,至高的混乱万岁!”
* 夜风|侠盗 停住,黑线……
* 罗伯特||战士 全神贯注的盯着门,时刻准备
无名亡者: DM SAY:(宗教知识
夜风|侠盗: (牧师投宗教……
艾利|法师: [...无宗教......
夜风|侠盗: “他们的口令是至高的混乱万岁。牧师,听过这话吗?……”
罗伯特||战士: (。。。
提尔莫|传说中的牧师: .R D+1 宗教
DnDBot: 提尔莫|传说中的牧师 投擲 宗教: 1d20+1=(14)+1=15
夜风|侠盗: “怎样?”
提尔莫|传说中的牧师: “嗯……理论上应该是‘邪恶和什么什么的万岁’,但是后面那个词想不起来了- -”
* 提尔莫|传说中的牧师 侧着头使劲想了半天得出这么个结论
夜风|侠盗: “……又是个学习不认真的。嗯,我干嘛说又呢?”
艾利|法师: “因为还包括你自己。”
无名亡者: DM SAY:里面这会又有说话声
* 艾利|法师 小声地念
夜风|侠盗: “嘘”
无名亡者: DM SAY:(第二个声音)“好像没反应耶。”
无名亡者: DM SAY:(第三个)“难道他们又忘了?”
* 夜风|侠盗 擦汗,连忙接口……
无名亡者: DM SAY:(第二个)“不会吧。不过还是小心点。”
无名亡者: DM SAY:接着,里面传来咕隆咕隆拖东西的声音
夜风|侠盗: “开……门,混乱……的……至高……万岁!”
提尔莫|传说中的牧师: (w)“是邪恶、邪恶……”
夜风|侠盗: (反了……汗……
* 罗伯特||战士 看着这俩位直摇头。。
夜风|侠盗: “救我……至高……的……混乱……万岁……”
* 艾利|法师 感到迷茫...
* 罗伯特||战士 心想,还不如一脚踹进去来的痛快
* 提尔莫|传说中的牧师 觉得夜风的头脑已经开始混乱了,正如那什么口令一般
夜风|侠盗: “至高……的……混乱……万岁……”
无名亡者: DM SAY:(第二个声音)“好像不对啊。”
无名亡者: DM SAY:(第三个声音)“你们进来吧,门没锁。”
无名亡者: DM SAY:(第二个声音小声的)“小心点。”
无名亡者: DM SAY:然后里面没动静了
* 罗伯特||战士 瞅瞅盗贼,耸耸肩
* 罗伯特||战士 指指门,做个踹门的姿势
艾利|法师: “他们叫我们进去。”
* 艾利|法师 耸了耸肩:“不过我同意你的做法。”
无名亡者: DM SAY: ■■■■■■
无名亡者: DM SAY: ■    ■
无名亡者: DM SAY: |    |
无名亡者: DM SAY: ■■■■■■
无名亡者: DM SAY:(你们从左边进来的
罗伯特||战士: (盗贼呢?
无名亡者: DM SAY:(掉了
* 提尔莫 轻轻抽出长剑
* 罗伯特||战士 大脚踹门,好爽啊
无名亡者: DM SAY:(你们的位置
罗伯特||战士: (突袭?先攻?
无名亡者: DM SAY:(每个人的
* 艾利|法师 看到战士踢门,感到一阵轻松
罗伯特||战士: (门前
艾利|法师: [先看看地精们看到谁了
艾利|法师: [看到贼没有....
* 菲西|夜贼 端弓待射……
提尔莫: (我站战士旁边罢……
菲西|夜贼: (我在战士侧后……
艾利|法师: [我没有进门可以么..
罗伯特||战士: “让我们战斗吧!!”
菲西|夜贼: (牧师和战士在门旁一左一右吧……
无名亡者: DM SAY:(没进门也可以
菲西|夜贼: (法师在后……
菲西|夜贼: (于是开战!……
无名亡者: DM SAY:  ■■■■■■    ■
无名亡者: DM SAY:  ■  菲提■    ■
无名亡者: DM SAY: 艾    罗   ○G1|
无名亡者: DM SAY:  ■■■■■■    ■
无名亡者: DM SAY:你们一脚吧门踢开
无名亡者: DM SAY:看到正对门的位置,有一个大木桶
无名亡者: DM SAY:一个丑陋的绿皮生物缩在后面
无名亡者: DM SAY:小心的看着你们
无名亡者: DM SAY:发现开门的不是地精,立即向你们丢过来一包东西
* 菲西|夜贼 对G1一箭射去
艾利|法师: [ano...慢一点...我们还不能动...貌似...
无名亡者: DM SAY:.r d+3 对罗的接触攻击
DnDBot: 无名亡者 投擲 对罗的接触攻击: 1d20+3=(13)+3=16
菲西|夜贼: (DM的投德厉害呀……
罗伯特||战士: (正好中啊。。。
罗伯特||战士: (早知道应该抄盾牌了
菲西|夜贼: (明显啊……我都想提醒你的
无名亡者: DM SAY:于是,一包东西在战士的皮甲上爆开
无名亡者: DM SAY:散出大量白色粉末
无名亡者: DM SAY:弥漫成一个直径10尺的云团
无名亡者: DM SAY:你们立即感到眼睛火烧似的刺痛
无名亡者: DM SAY:(菲和提过强韧
菲西|夜贼: (作战貌似失败……
菲西|夜贼: .r d For
DnDBot: 菲西|夜贼 投擲 For: 1d20=(14)=14
提尔莫: .R D+2 强韧
DnDBot: 提尔莫 投擲 强韧: 1d20+2=(15)+2=17
* 艾利|法师 看到前面冒起白色粉末,有些奇怪
* 提尔莫 发觉情况不对,赶紧闭了下眼睛
* 艾利|法师 但是大部分情况被3人的身体挡住了
无名亡者 changes topic to :第一轮|
无名亡者: DM SAY:先攻吧
菲西|夜贼: (我们被突袭……
提尔莫: .R D+2 INIT
DnDBot: 提尔莫 投擲 INIT: 1d20+2=(4)+2=6
罗伯特||战士: .r 1d20+2 先功
DnDBot: 罗伯特||战士 投擲 先功: 1d20+2=(4)+2=6
艾利|法师: .r 1d20+6
DnDBot: 艾利|法师 投擲 1d20+6=(4)+6=10
菲西|夜贼: .r d+4 init
DnDBot: 菲西|夜贼 投擲 init: 1d20+4=(6)+4=10
罗伯特||战士: (倒倒
菲西|夜贼: (晕,我跟法师谁先动?……
无名亡者: DM SAY:.r d+1 所有地精
DnDBot: 无名亡者 投擲 所有地精: 1d20+1=(8)+1=9
无名亡者 changes topic to :第一轮|菲(目盲1),G1,G2,G3,提,罗(目盲)
无名亡者: DM SAY:.r 1d4
DnDBot: 无名亡者 投擲 1d4=(1)=1
无名亡者 changes topic to :第一轮|菲(目盲1),G1,G2,G3,提,罗(目盲1)
艾利|法师: [我在哪里....
菲西|夜贼: 于是目盲……
无名亡者: DM SAY:菲西和罗伯特都暂时睁不开眼睛
无名亡者: DM SAY:眼泪直流
无名亡者 changes topic to :第一轮|艾,菲(目盲1),G1,G2,G3,提,罗(目盲1)
无名亡者: DM SAY:(sorry,吧法师漏了
菲西|夜贼: (法师在后面,没事……
艾利|法师: [行动?
菲西|夜贼: (法师先攻和我一样……
无名亡者: DM SAY:(法师加值高点
无名亡者: DM SAY:(法师先动
无名亡者: DM SAY:  ■■■■■■    ■
无名亡者: DM SAY:  ■  菲提■    ■
无名亡者: DM SAY: 艾    罗   ○G1|
无名亡者: DM SAY:  ■■■■■■    ■
无名亡者: DM SAY:你们目前看到的房间就这么大
无名亡者: DM SAY:两侧的部分暂时看不到
* 艾利|法师 看着前面的异状,并不敢移动,只大声叫了句:“怎么了?”
菲西|夜贼: “敌袭!”
罗伯特||战士: “我看不到了。。”
* 艾利|法师 看着两人都捂住眼睛,一边轻声念着:“我也看到了,就是问你们怎么了。”然后给自己施展了一个法师护甲
艾利|法师: [end
无名亡者: DM SAY:(OK,菲
罗伯特||战士: (贼??又掉了??
* 菲西|夜贼 因为看不见,所以采取谨慎的防御姿态……
提尔莫: “待原地别乱跑,小心跑进地精堆里去”
菲西|夜贼: “看你的盾了,牧师……”
菲西|夜贼: (DM,我全防……
无名亡者: DM SAY:(end?
菲西|夜贼: (end
无名亡者: DM SAY:桶后面的地精突袭得手
无名亡者: DM SAY:开心的哇哇叫
无名亡者: DM SAY:用手上的小投石索朝迷眼的战士丢过来一个石头疙瘩
菲西|夜贼: “迟早车烂你,该死的臭绿皮!”
无名亡者: DM SAY:.r d+3 投石
DnDBot: 无名亡者 投擲 投石: 1d20+3=(2)+3=5
* 菲西|夜贼 小声咒骂……
无名亡者: DM SAY:石头从战士身边滑过,飞到通道角落去了
* 罗伯特||战士 觉得耳边一阵风声掠过,“该死的臭虫,来战啊!”
无名亡者: DM SAY:然后另外两个地精拿着小钉头锤,过来敲战士
无名亡者: DM SAY:  ■■■■■■    ■
无名亡者: DM SAY:  ■  菲提■    ■
无名亡者: DM SAY: 艾    罗G2G3 ○G1|
无名亡者: DM SAY:  ■■■■■■    ■
无名亡者: DM SAY:一个当头就敲,另一个在后面又跳又叫
无名亡者: DM SAY:.r d+1 小钉头锤
DnDBot: 无名亡者 投擲 小钉头锤: 1d20+1=(15)+1=16
菲西|夜贼: (……
无名亡者: DM SAY:.r 1d6 敲打
DnDBot: 无名亡者 投擲 敲打: 1d6=(4)=4
无名亡者 changes topic to :第一轮|艾,菲(目盲1),G1,G2,G3,提,罗-4(目盲1)
无名亡者: DM SAY:这一锤敲的相当结实
无名亡者: DM SAY:end
无名亡者: DM SAY:(提
* 罗伯特||战士 强忍疼痛。。“臭绿皮,你会付出代价的!!”
* 提尔莫 看见一只绿色的小生物闯入自己视野,不假思索一剑挥出
提尔莫: .R D+3 HITG2
DnDBot: 提尔莫 投擲 HITG2: 1d20+3=(13)+3=16
菲西|夜贼: (牧师,看你的了6
无名亡者: DM SAY:虽然有墙壁碍事,但是牧师还是勉强的披到了目标
提尔莫: .R D8+3 去另一个世界罢!
DnDBot: 提尔莫 投擲 去另一个世界罢!: 1d8+3=(5)+3=8
无名亡者: DM SAY:地精一声惨叫,倒了下去
菲西|夜贼: (Cool……
DnDBot: 无名亡者 神秘地投了一把骰子
* 罗伯特||战士 全防御
罗伯特||战士: (end
* 提尔莫 向东南跨出5尺,END
无名亡者 changes topic to :第2轮|艾,菲(目盲1),G1,G3,提,罗-4(目盲1)
无名亡者: DM SAY:  ■■■■■■    ■
无名亡者: DM SAY:  ■  菲 ■    ■
无名亡者: DM SAY: 艾   提罗G2G3 ○G1|
无名亡者: DM SAY:  ■■■■■■    ■
提尔莫: (东南是右下据说……
[23:02] 提尔莫: (就是倒下的G2的位置上……
[23:02] 菲西|夜贼: (我也觉得那才是东南……
[23:02] 无名亡者: DM SAY:(不可,有墙
[23:02] 无名亡者: DM SAY:(算了,从战士那绕吧……
[23:02] 菲西|夜贼: (……
[23:02] 无名亡者: DM SAY:  ■■■■■■    ■
[23:02] 无名亡者: DM SAY:  ■  菲 ■    ■
[23:02] 无名亡者: DM SAY: 艾    罗提G3 ○G1|
[23:02] 无名亡者: DM SAY:  ■■■■■■    ■
[23:03] 无名亡者: DM SAY:(OK,继续
[23:04] 无名亡者: DM SAY:(艾?
[23:04] 艾利|法师: [俄....
[23:05] * 艾利|法师向前到战士后一格,抽出十字弓,但是被战士挡住,并不打算攻击
[23:05] 艾利|法师: [end
[23:05] 无名亡者 changes topic to 第2轮|艾,菲,G1,G3,提,罗-4(目盲1)
[23:06] 菲西|夜贼: (于是到我……
[23:06] 无名亡者: DM SAY:(自己动吧
[23:07] 无名亡者: DM SAY:(前一个END后一个就动
[23:07] * 菲西|夜贼上移5尺,到战士旁边,收弓换细剑
[23:07] 菲西|夜贼: (end
[23:08] 无名亡者: DM SAY:  ■■■■■■    ■
[23:08] 无名亡者: DM SAY:  ■   菲■    ■
[23:08] 无名亡者: DM SAY:     艾罗提G3 ○G1|
[23:08] 无名亡者: DM SAY:  ■■■■■■    ■
[23:08] 无名亡者: DM SAY:(如此?
[23:08] 菲西|夜贼: (OK……
[23:08] 无名亡者: DM SAY:地精1看到同伴死的这么快
[23:08] 无名亡者: DM SAY:转身去开身后的门,同时大叫起来
[23:08] 菲西|夜贼: (突然发现挤成了一团……
[23:09] DnDBot: 无名亡者 神秘地投了一把骰子
[23:09] 罗伯特||战士: (再来一个石灰包。。。
[23:09] 无名亡者: DM SAY:门前的地精畏畏缩缩的朝牧师挥动锤子
[23:09] 菲西|夜贼: (不要乌鸦……
[23:09] DnDBot: 无名亡者 投擲 1d20+1=(16)+1=17
[23:09] 艾利|法师: [石灰万岁.....
[23:09] 艾利|法师: [强...
[23:10] * 提尔莫用盾牌格下这次攻击
[23:10] 无名亡者: DM SAY:锤子在盾牌上发出沉闷的敲击声
[23:11] 无名亡者: DM SAY:地精看到没有成功,畏缩的朝后退去
[23:11] 无名亡者: DM SAY:(牧师不是全防,就可以AO之
[23:11] 菲西|夜贼: (牧师,搞定他!
[23:12] DnDBot: 提尔莫 投擲 别跑!: 1d20+3=(8)+3=11
[23:12] 无名亡者: DM SAY:长剑削掉地精头上几根毛发
[23:12] 菲西|夜贼: (……
[23:12] * 提尔莫想顺手砍下胆怯的地精的头颅,不意剑锋高了几分
[23:12] 无名亡者: DM SAY:它急忙缩到桶边去了
[23:13] 无名亡者: DM SAY:  ■■■■■■    ■
[23:13] 无名亡者: DM SAY:  ■   菲■   G3■
[23:13] 无名亡者: DM SAY:     艾罗提  ○G1|
[23:13] 无名亡者: DM SAY:  ■■■■■■    ■
[23:13] 无名亡者: DM SAY:end
[23:13] * 提尔莫气势正旺,挺剑追赶落跑的地精(追到桶边)
[23:14] 提尔莫: “你是跑不掉的!”
[23:14] DnDBot: 提尔莫 投擲 HITG3: 1d20+3=(19)+3=22
[23:14] DnDBot: 提尔莫 投擲 CH-G3: 1d20+3=(5)+3=8
[23:15] DnDBot: 提尔莫 投擲 斩杀!: 1d8+3=(6)+3=9
[23:15] 无名亡者: DM SAY:(你有CH威胁……
[23:15] 菲西|夜贼: (不中……
[23:15] 提尔莫: (也仅仅是威胁而已- -
[23:15] 无名亡者: DM SAY:地精3也惨叫着倒下了
[23:15] DnDBot: 无名亡者 神秘地投了一把骰子
[23:16] * 罗伯特||战士移动到桶右边。抡斧开砍G1
[23:16] 无名亡者 changes topic to 第2轮|艾,菲,G1,提,罗-4
[23:16] DnDBot: 罗伯特||战士 投擲 去死吧: 1d20+6=(2)+6=8
[23:16] 菲西|夜贼: (……
[23:16] 罗伯特||战士: (。。。太阳。。。
[23:16] 罗伯特||战士: (end
[23:16] 无名亡者: DM SAY:  ■■■■■■    ■
[23:16] 无名亡者: DM SAY:  ■   菲■  提 ■
[23:16] 无名亡者: DM SAY:     艾    ○G1 
[23:16] 无名亡者: DM SAY:  ■■■■■■  罗 ■
[23:17] 提尔莫: “投降吧!你跑不掉了!”
[23:17] 无名亡者 changes topic to 第3轮|艾,菲,G1,提,罗-4
[23:17] * 提尔莫不管对方听懂没听懂,开始劝降……
[23:17] * 艾利|法师缩到墙角地精看不见的地方[向上贴墙。]
[23:17] 艾利|法师: [end....
[23:17] 菲西|夜贼: (……
[23:17] * 罗伯特||战士大斧呼啸着从地精头上掠过,不带走一丝血肉。。。
[23:17] * 艾利|法师小声:“加油~看来不用我出手了~”
[23:18] 提尔莫: “难道你想和你两个同伴一样的下场吗?”
[23:18] 无名亡者: DM SAY:  ■■■■■■    ■
[23:18] 无名亡者: DM SAY:  ■  艾菲■  提 ■
[23:18] 无名亡者: DM SAY:          ○G1 
[23:18] 无名亡者: DM SAY:  ■■■■■■  罗 ■
[23:18] 无名亡者: DM SAY:(菲,继续吧
[23:18] * 艾利|法师想了想:“其实我们可以活捉。”
[23:19] * 菲西|夜贼跑到
[23:19] * 艾利|法师“拷问一下他~”亮牙齿笑~
[23:19] * 菲西|夜贼跑到桶后,一剑刺去……
[23:19] 无名亡者: DM SAY:(移动力不足……
[23:19] 无名亡者: DM SAY:(最短也要35尺
[23:19] 艾利|法师: [40英尺了
[23:19] 菲西|夜贼: (我换……
[23:20] 无名亡者: DM SAY:(这还是踩队友的路线
[23:20] * 菲西|夜贼进门,换弓箭,对准G1身后的门
[23:21] 菲西|夜贼: (end
[23:21] 无名亡者: DM SAY:  ■■■■■■    ■
[23:21] 无名亡者: DM SAY:  ■  艾 ■  提 ■
[23:21] 无名亡者: DM SAY:        菲 ○G1 
[23:21] 无名亡者: DM SAY:  ■■■■■■  罗 ■
[23:21] 无名亡者: DM SAY:地精扔掉手里的投石索
[23:21] 无名亡者: DM SAY:转身往门里跑去
[23:22] 提尔莫: (AO?
[23:22] 无名亡者: DM SAY:(你俩AO吧
[23:22] DnDBot: 提尔莫 投擲 莫跑!: 1d20+3=(13)+3=16
[23:22] DnDBot: 罗伯特||战士 投擲 去死吧: 1d20+6=(3)+6=9
[23:22] 罗伯特||战士: (。。。。败啊啊啊啊啊啊啊
[23:22] 无名亡者: DM SAY:(真的……这是牧师的舞台……
[23:22] DnDBot: 提尔莫 投擲 和两个同伴一起去罢!: 1d8+3=(1)+3=4
[23:23] 无名亡者: DM SAY:地精摇摇晃晃,带着背上长长的伤口,逃到里面去了
[23:24] 艾利|法师: “我们最好追上去”
[23:24] 无名亡者: DM SAY:门里面的通道黑糊糊的,你们看不到里面
[23:24] * 提尔莫对于自己一剑没砍死对方感到诧异
[23:24] * 艾利|法师显得有些紧张:“他可能还有同伴。”
[23:24] * 罗伯特||战士怒火中烧
[23:24] 提尔莫: “有多少,一并打发了!”
[23:25] * 提尔莫士气正旺
[23:25] 罗伯特||战士: “杀光他们。。”
[23:25] 无名亡者 changes topic to 战斗结束|罗-4
[23:25] * 菲西|夜贼叹口气“这回全暴露了,只有硬闯了……”
[23:25] * 提尔莫见通道实在太黑,不得不放弃了追击的念头
[23:25] 菲西|夜贼: “不知还有多少陷阱机关等着我们呢……”
[23:26] 艾利|法师: “先进去解决这个再说。”
[23:27] * 提尔莫念念有词,手中亮起两团柔和的蓝色光球,拍在战士的伤口上(治疗微伤X2,转化造水、侦魔)
[23:27] 无名亡者 changes topic to 战斗结束|罗-2
[23:28] * 艾利|法师扯扯牧师的衣角,憧憬的说:“下次教我剑术吧?”
[23:28] 提尔莫: “嗯……这个嘛……”
[23:28] * 罗伯特||战士感激又有点不好意思地对牧师笑了笑
[23:28] 提尔莫: “下次有机会再说……”
[23:29] * 艾利|法师非常认真地点点头
[23:29] 无名亡者: DM SAY:你们眼睁睁看着受重伤的地精逃走了
[23:29] * 菲西|夜贼小声碎嘴“现在总算知道,谁学艺时最不用心了……”
[23:30] * 罗伯特||战士很不好意思的装没听到。。。
[23:30] * 艾利|法师脸上一副果然还是高压政策比较有效的表情
[23:30] 无名亡者: DM SAY:面对门后黑暗的通道,你们隐约感到,似乎还有未知的危险在前方
[23:30] * 提尔莫忍住没敢笑出来
[23:30] * 罗伯特||战士脸红红,找个墙角猫起来。。
[23:30] 无名亡者: DM SAY:——————————骷髅储存器——————————

創作者介紹

DDDD

seg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